2006年世界杯,结束了

昨天送别阿根廷队,现在巴西人也走了。

几个肮脏的裁判,和几个愚蠢至极的教练,毁了整整一届世界杯盛宴!

我不想作个不文明的人,但仍是忍不住要吼一句:佩雷拉,你连中国太监都不如,去死吧!

7月2日13时补:

上面的几句话是在球赛结束后立刻写下的,坦率地说这些话早在上半场的时候就想好了,因为佩雷拉的乌龟战术让我预感到了不妙。

看球赛熬夜到了凌晨5点钟,含着一肚子气还有对太监的厌恶和鄙视上床。现在一觉起来,觉得应该继续作个文明人,补充些不那么粗暴的话:

首先,我建议诺贝尔奖委员会应该把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颁发给巴西人佩雷拉先生。佩雷拉先生刚刚亲手执导了一部让全球无数亿个球迷始料未及、惊愕不已、并将绝望情绪保持到落幕时刻的戏剧。据资深足球评论员唐蒙先生说,半个世纪来,从来没有见过巴西足球队踢过这样陌生的足球。佩雷拉先生执导的这部戏剧的核心主题是:两个剑客在举世瞩目的关注下走向决斗台,在未开始决斗之前,忽然一方向另一方跪拜,掷剑臣服,而这个人,恰是举世公认的江湖第一侠客。这样的戏剧性,这样把生活中的荒诞感发挥至极致,思想如此深刻的大师之作,丝毫不逊色于当年获奖的剧作家贝克特,还有什么理由不把诺贝尔桂冠授予此人?

其次,佩雷拉先生还是耶稣奉献牺牲精神的最伟大的信徒。耶稣说,人家打你左脸,你应该把右脸也递上去。佩雷拉先生做得更彻底,人家正作好思想准备等着挨打的时候,他却一并把左脸和右脸一起递上去了——为了照顾对方的方便,减少对方的能耗,佩先生自动地把自己的老脸象拨浪鼓一样左右摇摆,往对方的手掌上送——他是连那张巴西人的老脸都不要了。

再次,佩先生还是一位杰出的SM游戏爱好者,世界上所有虐待狂们有福了。本来,在有佩先生参加的SM游戏中,所有人都情愿不情愿地充当受虐狂的角色。然而今天,北京时间2006年7月2日凌晨,佩先生拿着皮鞭,走到忐忑不安的多梅内克先生面前,在多梅内克原本坦然、继而惊慌、再而狐疑的眼神前,把鞭子递过去,默默地转身,脱裤,低头,撅起他那可爱的屁股,等待抽打。在充满意外和感叹生命无常之余,多梅内克先生以比中国下岗工人在路边捡到100万还狂喜的心情,猛抽了一顿,抽完了鞭子,还把家里那些装饰用的玩具枪都拿出来,当SM工具使用了。

最后,我想满含热泪充满感激地对佩先生说:感谢你,感谢你对广大中国球迷,乃至广大东亚、亚洲等遥远国度的球迷们身体健康的体贴考虑,让我们提前结束连日熬夜、每天眼睛红肿、精神恍惚的非典型状态,回归正常的生活之中。你为了世界人民的利益,牺牲了自己国家的利益,真是太伟大了。你才是真正无私的国际主义和人道主义者。

窝子叹曰:无“球”者玩足球,不亦人生一趣乎?听说足球这玩意,本来就是中国古代一帮无“球”者无聊中发明的游戏,如今传到远在地球另一角落的佩先生手上,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又补:

等更加清醒之后,才想起来,这场两支前两届世界杯冠军队之战的场上,居然有着最近十届世界足球先生中的八届得主(历届世界足球先生中全部的三位曾多次获奖的天才球员),还有N多届世界足球先生中的二、三名、N届欧洲足球先生的得主,却踢出这么糟糕的一场球,只有摇头的份了。

5 comments:

  1. 很少见你更新BLOG啊!
    不能吃老本啊!

    ReplyDelete
  2. wozy也这么激动呀,呵呵,少有的不理性。

    ReplyDelete
  3. 这个世界太奇怪了
    06年居然也有欧洲杯

    ReplyDelete
  4. 听电台说,巴西球迷在哭泣之余,直言巴西队确实不配再在世界杯踢下去了。巴西球迷真伟大

    ReplyDelete
  5. [...] 诅咒意大利队! 张锐 2006年世界杯,结束了 窝子:自我 [...]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