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窝子谈自我主义”之八:自我主义的社会历史观

历史唯物主义认为,社会发展是一个自然历史的过程,是一个生产力和生产关系这对基本矛盾对立统一推动的系统。在我看来,这套社会历史观思维的问题是,过于物质化、经济化和机械化,忽略了作为社会真正主体的“自我”——个人作用。



在我看来,社会发展的历史,也就是一部“自我”从异化回归真我的历史,是一部人类壮阔的自我实现史,也是公共权力——政府等社会公共机构的巨大异化回归本位的历史。



爆炸式模型社会发展观



人类的历史记载表明,人类历史是一个从野蛮逐渐走向文明的历程,虽然中间经历过各种悲剧和波折,但总的发展趋势是可以乐观的。我相信这个趋势和乐观在于,人是万物之王者,在天赋中有着伟大的潜能。



社会不是一个主体,社会是真正主体的个人的集合。社会的发展史也就是“自我”发展史的体现。作为个人“自我”,其一生的历程,是从原始的潜能出发,通过创造实现自我价值的过程。社会的发展也类似于此,我们可以看到,随着历史的推移,文明人所占整个社会人数中的比例,总体上呈现着一种扩大的方向,而且可能有加速的趋势。这应该是衡量社会发展的一个重要指标。



但是在现实中,长期处于专制制度生活下的人们,往往看不到发展的希望。在专制统治的封闭社会里,统治者为维护其对权力和利益的垄断性地位,除了以暴力和谎言为工具,还发展出一套大一统的思想理论,还硬性灌输到所有社会成员中。这套理论将整个社会不是视作个人为本位的集体,而是看作是一个单一的有机体,统治者个人(往往以某种神话、学说、主义、思想、理论的面目出现)是这个单一社会有机体中的大脑,而其它所有社会成员只不过是他这个单一的大脑指挥下的各种肢体和器官罢了。在专制社会里,专制者试图实现将所有其它个人的大脑“机械化”为工具式或条件反射式思维,而只有他那颗大脑是真正自由使用的。



在这样的社会里,所理解的社会发展观,就是所有的人以某种统一思想为指引,一起朝着一个方向移动(所谓的“前进”),如果有人试图按自己的意愿朝着其它方向走,他就是“落伍的”、“反动的”、“不合潮流的”……



这是荒谬的思维,也是专制者一厢情愿的白日梦。人之为人,是因为人具有伟大的天赋和自由的意志,每个人都是个真实的“自我”主体。自我主义的社会发展观,应该是这样一幅图景:每个人都以自己唯一而自由的意志,朝着自己想往的方向发展,去实现各自的自我价值。这样从人类社会整体来看,就呈现一种类似“宇宙大爆炸”那样的情景。随着历史的发展,每个人实现的价值越大,能够自我实现的个人越多,人类整个社会的空间也就拓展得越来越大。这才是真正的社会发展。



理想的未来社会



“自我”个人把社会、国家当作自己发展的环境,每个人都期待着所生活的社会、国家环境越来越美好。然而,就像我一直强调的,不管是社会还是国家,都不是真正的主体,当然也就不会自主地去改善什么。真正的主体只能是每一个人,因点社会、国家环境的改善也只能依靠每一个人的努力才行。从我做起,社会、国家才会变得美好,这决不是什么空话。



易卜生曾说:“个人要想对社会有益,最好的办法就是发展自己的本质。”胡适说:“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你们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这些话都说得很好,值得每个人深思。



理想的社会是什么样?这个问题人们一直在思考,在人类思想史上,有过无何有之乡、桃花源、理想国、乌托邦之类的理想。在过去一个世纪里,我们国人最熟悉的,无非就是共产主义社会理想了。



共产主义的理想是按需分配,如果说这有可能实现的话,那么其必要前提,其实并不在于那个物质的无限丰富,那是不可能实现的。其前提应该在于人类的“自我”的普遍觉醒,这才可能真正作到所谓的按需分配。因为如果不觉醒,人的欲望是无穷的,有限的物质永远无法满足无穷的欲望;只有人们各自意识到自我是欲望的主人,而非欲望的奴隶时,才有可能将欲望从无穷转为理性适当的节制,才可能将“需求”转为有限,只有这样,才可能实现那个遥遥无期的“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



和真诚的共产主义者(不知道到底还有几个?)一样,我也追求人类解放的理想社会。但是我相信,这个理想社会的到来,不是靠大众的群体暴力,而是“自我”的普遍觉醒。所以现在,虽然我自己并不那么在意什么共产主义,但是还是可以对那些对其有指望的人们说,如果你向往那个美好世界,那现在要做的是不应该再去关心什么共产主义,而是关心自我的觉醒。当每个人都觉醒了,所谓的“共产主义”也就到了吧?共产主义者的精神导师老马同志不也说了吗:“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

2 comments:

  1. 虽然看不懂,但是按计划,现在应该写完了吧。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