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网络审查提供服务的助纣为虐者们

本站的老朋友,bellevue今天在《安替及blog-city被封》中留言,谈关于国外公司帮助国内政府封锁网络言论的话题,颇有价值,经授权之后,作为独立帖子转帖如下:

安替说:这个万里长城是由Cisco公司和千万中国的计算机专业人士以及警察共同搭建,目的就是为了让中国人不能真实地看世界。

补充一些背景材料:思科科技在美国研发为中国定做的这种封锁网络路由器的R&D人员,主要也是中国人,我至少认识两个哥们都在干这个。换句话说,中国政府即使那么迫切需要这种根本不高的技术,也完全可以在国内开发,从而省下血汗工厂辛苦挣来的外汇。当然,来自中国的这类“网络安全设备”定货,也造就了 Netscreen 的邓峰与柯严。

目前被动的封网,并不是思科的理想目标。满足需求不算什么,创造出需求,才是美国牌 marketing 的真谛。思科科技向中国政府建议的,是一种 total awareness system. 简而言之,就是将网络技术与手机短信、网页、数据库技术、数据采矿技术等等,和实名制上网结合在一起。其结果是,当网友写了一个贴子、或者发了一个手机短信,触动了敏感的关键词以后,国安部门将可以立即调阅此人的单位人事档案、查明地址,如果需要,当你到达单位上班/回家,请喝咖啡的人已经在等你了。思科已经向中国方面演示了这个系统。如果成交,利润可想而知。

思科不过是树大招风,其实以34亿买下 Netscreen 的 Juniper 也早有此意,进行这样的并购就是布局中国的一部分。

现在的问题是,你能不能要思科科技负责?至少负一定的责任?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其实恰恰可以很清楚地看出美国的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哲学分际,究竟在哪里。

你把思科科技的行为告诉一个美国民主党人,可能的反应是:

“这很可怕。我们的总统要求士兵牺牲生命,声称为的是给别国人民带去自由和美国价值。没有人要求思科科技牺牲生命,而只是牺牲一些利润,不要去妨害别国人民的自由,就连这他们也做不到。难怪世界上有这么多人说美国伪善,我们很难反驳。”

同样把思科的行为告诉一个美国共和党人,可能的反应是:

“你似乎在暗示,一个私营公司有责任执行美国的外交政策?私营公司没有这样的责任。即使思科不做,其他公司也会做,所以你加在思科公司身上的责任并不合理。我们已经重申多次,枪本身没有罪,开枪谋杀的人才有罪,蓄意谋杀的人没有枪还会用刀。况且路由器不是武器,本身有其正当用途。你们总是找错方向。要相信,封网这一类压制自由的行为,本身即埋下了颠覆自己的种子,自由终究不会被压制,这是被历史一而再、再而三证明了的。稍安勿躁。”

究竟思科在美国法律下可不可以被 hold accountable for what it’s doing? 恐怕来一个 class lawsuit 就可以知道。安替如果有时间,不妨和其他受害者切磋一下,能否找到免费的律师在美国起诉。我是认真的。


我不太确定共和党人是否会做如此反应。在印象中,象里根、小布什等这些共和党领袖,都是把美国人的自由与全球人的自由放在一个视野中考虑的。我得说,在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政治立场上,我比较倾向于共和党的“小政府,大自由(社会、市场)”的理念,但对上面bellevue假设的共和党反应观点不太满意。

关于网络封杀言论自由方面,下面还有两篇文章涉及这个话题:

为新法西斯服务的,将来命运会比纳粹科学家更悲惨!

是它们支持了GFW……

让我们记住这些名字。我想,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的任何个人还是公司、政府,只要是支持这种扼杀民众自由的行为,都将在未来的历史记录上留下可耻的一笔。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