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要有人告诉这世界另一些真相

自从我的英文文章“Confessions of a Dissident”在美国Wired杂志今年第11期发表,并在自己的网志上说明这个写作过程之后,得到一些祝贺,也有两位表示看了不舒服。本来,赞誉和反对都是每个人的自由,对任何一个声音都会有多样的反应。只是在看了今天桑葚的留言及其中链接的王建硕文章之后,顿时有一种不吐不快的感觉。

桑葚是一位我所熟悉和尊重的资深中文blogger,留学日本,现居德国,前段时间才刚刚帮我解决了一个站点上的技术问题,我对其心怀感激。桑葚也是前面提到的两位对我那篇文章看了不舒服的其中一位。

作为一名思想与主流迥异的“Dissident”(我们熟悉的表达方式就是:对现有社会制度心怀不满的人),我总是试图避免和身边的同学、朋友谈论政治问题,担心那样因为立场的巨大差异而伤了和气——所以我发现身边真正能交流的人很少,而写作网志是一种让我很舒服的表达方式。在网络上,在博客这个圈子里,我也有一些朋友,不过也主要是在IT方面的共同兴趣和交流,我也不太想主动跟谁谈论思想、政治方面的话题,基于同样的担心。

但是看到“不舒服”的评论和王建硕的那篇文章之后,我觉得这是一些很典型的涉及如何看待国外对中国报道的态度问题,在这上面我个人的观点和这类心态是截然相反的。针对这种分歧,我觉得有必要把自己的观点阐述清楚,所以有了下面这些文字。

1、中国的真相是什么?及我有否说谎,或夸大事实?

现在中国的真相是:中国不是一个城市国家,不只有一个繁华的上海,还有960万平方公里上广袤而贫穷的农村;即使是作为中国橱窗形象的上海,也不只是有南京路、外滩、城隍庙、陆家嘴上的东方明珠,在一座座亿万巨资打造的高楼阴影下,还有无数贫民窟般的民工棚、下岗工人、和被狠毒的拆迁公司烧死的七旬老人;在作为与世界同步的、先进性代表的中国互联网上,也不只有一群以性开放和弱智秀出名的新明星和踊跃的web 2.0创业团队,在这些为世人所知的后面,还有一个庞大的GFW怪兽,一大批被被审查、钳制、关闭的网站,和一大群声音、言论被过滤、删除、打压的个人。

现在的中国,到底是一个充满新闻和言论审查和钳制的国家,还是一个新闻和言论表达自由的国家,只要不昧着良心说话,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那么,我在文中的表达内容,涉及事实部分有否说谎,或者夸大了事实真相?没有,如果哪位不同意,请具体指出。

如果我在文中都说了实话,那么感到不舒服的是什么?难道仅仅只是因为我说了实话?

2、世界对中国的了解有多少?外国媒体关注中国的censorship是一种预设立场,还是新闻人的使命?

我认为外面世界对中国人的苦难,中国的真相了解的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了。中国有一部极大功率的宣传机器,每天都在向世界广播着中国的盛世,中国快速发展的经济,中国正在成为整个世界的工厂,中国正在不断改善人权,中国没有萨斯,不缺电,新闻最自由。但是,在这个巨大喇叭声的覆盖下,有几许微弱的呻吟能到达国界之外的耳朵里?

关注民生,尤其是关注人权遭侵犯、正义被遗弃、法律挨蹂躏、自由受欺压的民生,正是每个独立知识分子和每个独立媒体的伟大使命。以民众的利益为立场报道真相,而不是为当局权贵溜须拍马歌功颂德涂脂抹粉,正是国外媒体区别于国内宣传、让人尊敬的地方。新闻审查作为民主国家中视为至为重要的言论自由的对立面,正是独立媒体最关注的一大话题。独立媒体对他们国家自己的新闻审查的关注程度,绝不会比对中国的新闻审查关注少——只是中国这方面的问题,远远比人家的问题严重得多啊。

我们应该为有外国人关注我们的新闻审查问题高兴,而不是反感;正如有人问你的病怎么样了,你应该对别人的关心表示感谢,而不是紧绷着脸。假如世界各国的媒体都能更加关注中国的实际问题,关注中国人的生存状况,各国政府在对华外交时,更多地考虑中国民众的境况和自己国民的长远利益,而不一味地为了短暂的商业利益,不顾原则和正义地讨好中国现在当局,则中国民众的窘迫状况或会有些改善。

3、中国人怎样对世界叙说中国人的真实故事?

无疑,中国人早就不是铁板一块了,不同的利益分出了不同的阶层,不同的思想也有了多元的表达方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利益取向和故事,每个人都有权利说自己想说的话。

所以当不同的人面向外界说话时,一个人可以兴奋地诉说,上海的楼房又高又多又漂亮,上海的奢侈品和纽约同步上市,上海的小资浪漫不比巴黎差多少……

但另外一个人也可以说,上海和其它少数几个都市的繁荣是以全国多少亿人的贫穷和屈辱为代价,上海现在住房的价格世界领先,无数人可能劳累一辈子都买不起一套;上海的司法有多糟糕,为民诉讼的律师都锒铛入狱了;上海的新闻审查和网络管制有多蛮横,屁大的事情都透不了风,一帮御用“记者”只会整天信口雌黄造谣诬蔑……

搞笑的是,一些人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在这种体制下对外界说出后面这些话,同时又并不妨碍他公开宣称,他没有感受到什么言论审查,他可以自由地说自己想说的任何话题。“没有审查啊,你还要我说什么呢?”这种境界堪可媲美于孔子的“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了。

有些人更甚,不但自己永远不会公开说出忤逆专制当局的话语,而且还会对别人说出真相表示不解、不满、不舒服。这就如王小波小说《寻找无双》里那个王老爹说的:“侯老板,你别打哑谜好不好?什么官兵围坊,围了哪个坊?官兵和老百姓心连心,他们围我们干什么?今天你要是不讲清楚,我跟你没完!”

你要是整天说中国如何如何漂亮,我没有意见,因为中国确实有些地方很漂亮;你要是整天说共产党员如何如何鞠躬尽瘁地为人民服务,我也没什么意见,偌大的中国确实总会有那么几个人物;但你要是在别人说中国如何如何肮脏丑陋,共产党员如何如何贪得无厌腐败透顶时觉得“不舒服”,甚或指责人家时,我觉得这样就不太厚道了——因为人家说的也是事实。

这里有两种对说出真相反感的心态:一种是基于中国历史悠久的“家丑不可外扬”的民族心理,认为自己人说说可以,大家都知道那么回事,对外说出去就不行,这会影响我们的“形象”。这个就是举世闻名的中国人“面子”意识。

一种心态则肯定和中国日益分裂的不同利益阶层的立场有关。

4、谁关心新闻审查,谁关心中国人的苦难?

现今的中国,绝对不是什么由广大工农阶级和代表工农阶级利益的“先锋队”组成的利益格局单纯的国家,而早就演变成一个利益格局复杂的社会,在这个社会里,有充当剥削和统治者角色、官商勾结而成的权贵阶层(贪官和大奸商们)、有在中国跛脚畸形改革中通过个人或家族奋斗、或攀附权贵获得部分利益的中产阶层(如外资白领、部分知识分子)、以及庞大的普通城市工薪阶层、农村农民阶层,及下岗工人、城市拆迁居民、农村失地农民、各种特困的弱势群体等等。

多元化的利益格局,使得不同阶层的人,对中国的前途有不同的期待,对中国的改革和现状有不同的看法。腐败使得广大民众深受其害,也让少数人获益匪浅。现在的中国,在普通民众看来已经烂得通透,在一些人眼中却是灿若桃花,恨不能把现状保持千年万载,何需改革,何来攻坚?

所以,受苦的人需要喊冤叫屈,寻求救援;压迫者自然要肆意打压,无所不用其极;而一些安然享受现状的中产者们、小资白领们,却更多是冷眼旁观,漠然视之;因为苦难,所以呐喊;因为呐喊,必须审查。只有真正苦难的民众、和同情民众的良知者,才会关心、揭露和抵制新闻审查;只有压迫者才会拼命的一面审查和掩盖真相,一面掩盖审查行为这一真相;而一些中产小资们,则对这种审查行为从不满到习惯、麻木甚至有意无意地维护起来了。

新闻审查就是抢劫你,强奸你,把你往死里打,还硬捂着你的嘴,不让你喊救命。这种行径比一些强奸犯还没有人性,那些强奸犯说:“你喊啊,喊啊,喊破喉咙也没用。”现在倒好,现在我们有人想向远在万里之外的异族者绝望地喊上几声,都有人说三道四来了。还有人学着外交官的口吻,若无其事地说:我对此没有评论。

再没有比这更让人绝望的事情了:正因为censorship,我们不但在蒙受苦难,而且还在蒙难的时候清晰意识到,我们所遭遇的一切苦难都不会为人所知,不会有任何人会向我们伸出援手,我们的命运就是在不停的磨难中,等待死亡。

5、人性可以超越物质;一个阶层的苦难将是整个社会的苦难。

然而,我虽然看到社会不同阶层利益的多元化,但我不是那种物质决定精神、经济决定意识的简单机械式的思维者。

人作为具有独立思维的个体,首先是一个人,拥有人性,然后才是一个属于某个阶层的人。因此,人的智慧和意识是可以超越其所属经济阶层的狭隘思考的。托尔斯泰可以因为同情和负疚感放弃家产而出走,比尔盖茨可以捐助巨款关心帮助远在非洲不同肤色的艾滋病人,现在的中国人,自然也完全可以以更广阔的视野来考虑问题。

我不想重复海明威在《战地钟声》扉页里引用的那段话,也不想重复二战中德国牧师说的那句“开始时他们……”的话——这些都是真理的话语。我只希望一部分中国人首先是一个有良知、正直和社会责任感的中国人,然后才是一个中产小资、创业者、海外华人,而不是反过来。

我们经常看到,这个世界上,最不把中国人的苦难当一回事的,恰恰是一部分中国人。另一方面,在全球一体化的今天,面临恐怖主义的全球性灾难攻击的时候,尚有大批无知的国人将自己置身事外,幸灾乐祸。

然而,在这个国家里,只要还有一个阶层蒙受苦难遭遇不义,这个国家就不会真正的稳定、和谐;在这个世界上,只要还有一个地方存在野蛮的肆虐,整个地球就不会真正的安宁。苦难若得不到抚慰,便会跨越边界,从一个地方扩散到另一个地方;野蛮的暴力也会如此。

所以,西方国家虽然富庶,但他们的良心媒体也不会将东方的苦难和野蛮置于一旁,因为他们知道,关注中国的现在就是关注他们的未来;而我们中国人呢?在打满小算盘满肚子小聪明之外,可想到,现在身边其它同胞的灾难,也将是自己未来的灾难;关心现在其它阶层的遭遇,也就是关心自己和自己阶层的命运?

当Mr. Wang Jianshuo轻松地说出“As everyone can see, there is not much censorship on this blog and I can talk the topic I choose to talk about.”,“I don’t want to comment on this”的时候,可曾想到他在同一篇文章中提到的他所熟悉的Isaac Mao的blog已经停止了几个月,到底是什么原因?

幸好,中国的民众中,中国的博客圈子里,不是所有的人都像Mr. Wang一样对censorship “no comment”的。在我看到的对我那篇文章的评论中,两位外国朋友的评价,都让我得到一些感动:

The Peking Duck:
“Not all Chinese bloggers are comfortable with the censorship and the blocking of keywords. Not all of them are apolitical and in awe of their government's blinding successes.”

Steve Thorn Blog:
“escape is never the safest path”。“He is not alone, the movement there has begun. The Internet has become a tool for the brave to keep their own seats and express their passion for freedom.”

119 comments:

  1. Apple Retail Stores in The United States # 从BOLG到NEWS都在利用地图功能,这不,连apple都用上了GOOGLE的地图标记功能 总要有人告诉这世界另一些真相 # 解决问题有很多种方式,沉默等待问题自己消失算一种,反抗算有一种,求着人家帮着解决也算一种,只是国家的病患,你选哪一种呢? 彼得 #

    ReplyDelete
  2. 我想我的意思,当然不是说王建硕同志就不能发表他自己对 censor 的看法。他认为 censorship 不是一个问题是他的观点,事实上窝子也是上海博客,如果每天为和谐社会歌功颂德、贴贴上海星巴克、衡山路酒吧、F1方程式赛车场等等与国际接轨的照片来帮助吸引外资,也不会遭到什么 censorship —— 这本身就是自我 censor 后的结果。 我只是希望国外的读者,除了王建硕同志,也有机会了解到窝子、毛向辉等同在一个城市的博客的意见。

    ReplyDelete
  3. 以前看新闻,说外国干涉我们人权,让我很不舒服。如果有人还叫嚷着让他们来干涉我就视之汉奸类。现在呢,即便知道,是让人来帮着治疗病疼,但任是不舒服的。尽管,我们也没有帮法解决这种疼,但至少我们还可以忍耐。所以谁要强迫治我的病我还是不舒服的。谁知道他是否别有用心。

    ReplyDelete
  4. 看看天涯社区关天茶社首席斑竹羽戈在其私人blog上所写的遭遇,就知道现在的大陆网络对于言论审查的程度(稍微有点网络常识的人都知道在大陆的中文网络上,审查根本就不是一个有无的问题,而是一个有多严重的问题,在这个基本态度上都有所含糊的人,我就不知道他是什么用心了,像王那种人,对外国记者说句大陆网络的确存在着审查现象,又会遭致什么恶劣的后果?)的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步,http://shenyuanzhuren.blogchina.com/3449747.html#comment

    ReplyDelete
  5. 在中國歷史和教育下,永遠都是有一個必定對的官方立場. 說真的,很多時我和國內同胞交流都感到有點氣餒,那種為維護而辯論的討論態度.

    有時想,國家是你們的(還是以為是黨的?),人民被人剝削了還要為他們說好話.還是中國的知識份子在概得利益者的立場下,要盡力維護中央?

    ReplyDelete
  6. 昨天向你推荐的台湾学者黄克武的著作,在两个影响力还算可以的论坛上遭到了删帖待遇,斑竹在发给我的短信中写道“您发表的帖子《[推荐阅读]自由主义与现代中国 by黄克武》因敏感内容而被删除帖子,且进行了没有对用户进行分值操作的操作以下为操作者给您的附言:新闻出版局有规定台湾的内容不入以‘中央’出现。另外你提供链接的网站涉及别的敏感内容。”巧的是这家网站的就开办在上海,而且之前因为冒犯“天威”,至少被某些部门勒令关闭过五次(不太确切,具体次数应该只多不少)

    ReplyDelete
  7. 其实剖析一下有些中国人的心态是很有意思的。面对 Andrew、面对BBC,他们最关心的是自己的面子,急不可待地要把自己打扮得与西方国家甚至第一世界公民一样,开德国车、喝假意大利咖啡法国红酒、滑雪爬山头文字C。可惜,不小心一句 NO COMMENT 露了底。他们忘记了诚实是最好的策略,恰恰是他们的谎言给他们自己带来了耻辱。

    这些曾经被人寄予厚望的所谓“城市中产阶级”,恰到好处地以实际行动宣告了自己的虚荣、矫饰、冷漠、贪婪和短视。不过,“总是要还的”。

    ReplyDelete
  8. 經濟發展、中產(資產)階級、政治文化、威權體制合法性危機、外部因素、勞工等社會運動、菁英策略互動等因素,均曾被政治學者視為是導發民主化的重要因素,大家不妨一一對照,看看今日的中國大陸在這幾大領域上的表現是否會產生出向民主化方向演變的趨勢來。昨天向窩子推薦的那篇討論中國民主化前景的論文討論的主題也正是這幾方面,對此類問題有所關注的朋友,我希望你一定得去看一下那篇文章,也許文章的某些結論能對你有所啟示。

    ReplyDelete
  9. 何女士下面那篇文章对于今日大陆中产阶层的分析也是篇不错的参考!

    何清涟: 中产阶级改变中国政局说是幻象


    在某会上,有人向美国会众议员汤姆.谭奎多提问时表示,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会有更多的中产阶级,他们会使中国走向民主。包括台湾人在内的一些各国各界人士对此观点抱有希望。著名社会经济学家何清涟表示她读书时也认同此看法,但经过多年的研究和观察,发现这是中共游说各界和列国的典型言论。

      她认为中国的中产阶级有三个不同于其他国家的特殊性,即中产阶级的财富对政治权力的依附;中产阶级没有群意识,不可能产生独立的意识形态;中产阶级没有参加公共事物的管道和能力。只要中产阶级依附于政治权力这种格局依旧,中产阶级就无法形成独立的利益诉求,也就无法获得参与社会公共事务的管道,更无法形成对社会的政治影响。

      她说,“这种观点也不是今天才有,在中国已经产生了20多年,从改革之初就一直这么说,包括本人80年代在大学读书的时候也曾经坚信这一点。但根据后来几年的研究和观察,发现这个想法不适用中国,我在90年代后期写了不少文章谈到了这个问题。”

      何清涟从三个方面论证她的观点:

      1, 中国中产阶级对政治权力的依附

      中国中产阶级的产生与生长与政治权力密切相关。目前除了那些大的城市,就是四个现代化橱窗,还有省会城市,它们有一些高科技、新兴产业,它们的白领跟政治权力稍微疏远一点,其它的一般层次的中产阶级基本上是政府工、国有垄断企业的成员。从全国来说,这是大多数。包括一些地方的技术精英,他们的经商致富很多都是靠和地方政府的官员个人结合,才能够保证他们的利润,这一点从房地产业可以看得非常清楚。

      2, 中国中产阶级没有群意识

      “中产阶级”这个词在西方社会,尤其在社会学领域不仅仅是一个经济概念,它还包涵着一些政治和社会内涵。经济上要达到某个界点,这只是其中一个指标,但中产阶级要有一个群意识。由于对权力的依附,中国的中产阶级不可能产生独立的意识形态,没有群意识,他们不知道自己共同的利益诉求是什么。

      3, 没有参加公共事物的管道和能力

      中共政府没有给中产阶级任何参与公共事务的管道,他们不能成立自己的组织,不能通过自己的组织对社会公共事务发言。

      他们和香港的中产阶级不一样。香港的中产阶级反对23条的时候,有律师工会、教师工会、新闻从业人员工会等等,这些都是中产阶级的组织,包括工会都可以去发言,由非政府组织把这些人组织起来,表达他们群体的利益诉求,但中国现在显然没有这样的管道和能力。

      中共的〈社团法〉修改后,更是严禁结社。因为没有管道和能力,没有这种群意识,他们(中产阶级)甚至没有这种愿望。

      何清涟最后总结表示,讨论某个阶层的时候一定要考察他们有没有群意识和参与社会公共事物能力,如果仅仅是经济上的收入达到一定水准,而群意识没有觉醒,不能说中国的中产阶级成熟了。只要中产阶级依附于政治权力这种格局依旧,中产阶级就无法形成独立的利益诉求,也就无法获得参与社会公共事务的管道,更无法形成对社会的政治影响。

    ReplyDelete
  10. 我和我的朋友曾经就89年的事做过交流,他很支持当时的做法,认为不采取行动,将会更加麻烦。出于和wozy同样的想法,我没有和他争论什么。我觉得这第一是不同利益阶层的利益体现,更主要也是对未来的一种看法。即得利益者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经济的发展,这一切都可以好起来,而下层可能就比较渴望爆发式的变化。何清涟说她很痛苦,在对中国的现状,和怎样改变这种现状之间。我想在她看来想改变这种现状只有暴力,而任何暴力的受害者都是最低层的民众。
    对于当前中国的现状,不管是什么阶层,大家是有共识的。只是对于其评价和改变的方式的由于立场不同有不同的认识。对于这个问题,我也使想了很久,但是没有答案。

    ReplyDelete
  11. wozy:在这个问题上,我支持你!

    ReplyDelete
  12. [...] 自从在这里开了新的blog,谨遵不谈国事的标准。一来不想给自己带来麻烦,何况这blog的地方比较麻烦。二来也是自己很多想法都没有成形,不足以写下来,更不足以与高人论道。今天在Wozy的blog看了一篇文章,我惊讶于对于一个实际存在的事实为什么有很多人视为不见,甚至包括像Mr. Wang这种人。也许这就是即得利益阶层的体现,100年前,那些被称为异数的人远涉重洋取经,又回到中国大声疾呼民主自由。而100年后,也是这些人远涉重洋,不见8亿农民,只知北京上海。现在之中国真的那么美好吗?也许是我悲观,我看到的只有黑色中国。我喜欢Wozy引用的这个回复:The Peking Duck:“Not all Chinese bloggers are comfortable with the censorship and the blocking of keywords. Not all of them are apolitical and in awe of their government’s blinding successes.”我没有说自己想说的话的权利,也没有挑战权威的勇气,但是我可以自己思考。 [...]

    ReplyDelete
  13. faint
    我在我的blog写的东西怎么会跑到这上面来?还是给偶删掉吧。
    我孤陋寡闻,谁能给解释一下?

    ReplyDelete
  14. wp自动发trackback,尤其是对方也采用WP系统时。

    ReplyDelete
  15. [...] document.title="再谈gfw - "+document.title 再谈gfw -  sayonly.com                 english | otherWozy在11月1日描述了自己的文章上wired杂志(在线网址)的经过,引发了非常多的讨论,今天又出来解释,那是一篇长文,从各方面谈论了文章的成因。其实周日的时候大家都在讨论这个gfw,不仅仅桑葚和王建硕。 只说并不善言辞,所以没有加入辩论,不过有些想法还是写出来大家商榷一下。当然只说英文还没有到流畅表达的地步,无法写成英文让更多的人看到这个观点,这个小遗憾就像没有参与辩论一样,再过一小时就会忘记的。 也许只说接触技术比较多,总觉得看封锁的文章呀,看普通浏览器无法访问的站点呀,这是技术可以解决的问题,手段不仅仅是换IP和代理服务器,但再复杂一点也都是个人可以解决的问题,麻烦一点而已。当然如果自己写得文章遇到了被屏蔽的关键字(参考只说的经历,在敏感时期遭遇GFW), 导致国外访问这些文章(还包括feedburner抓取rss feed的内容)时被gfw屏蔽,只说后来也想:当然不能指望一切都完美。这就像人时常会掉到河里,爬起来就是了。留言里不能写s`m`t`h,很多人都 遇到过,变个样子就是了,这些手段太简单,根本不成为一道墙。就像是政府搭了个小土门槛,然后大家指着它说,一道墙!gfw! 大家以为是什么,中学生军训呀? 在维基百科(wikipedia)被封以后,只说还写了篇文章,维基百科和第三方中立态度,除了交待一下访问维基百科的方式外,还发了点感慨, “新闻管制”其实最邪恶的地方不是“管制”本身,而是那个什么,欺负弱者,对强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人家不能够设置proxy,没有对真相的 accessibility,所以就肆意封锁媒体,企图让人们言听计从。但是如果是可以access到bbc,像anti可以订阅卫报,或者更好一点的, 可以读法语,或者可以看到更多屏道(未必精英啦,而且可能不应该叫"强者",只是碰着了而已),“新闻管制”管不到,也没有能力管。只要他们不使劲儿乱说 话,也不会管。 只要他们有时候还focus在逻辑,或者问题与主义之分,或者是企图以自己的观点带领群众。新闻管制才不会管,他们能把群众带到哪儿去呀?新闻管制才不担心。 那时候有点觉得大家不要空谈,所以文章最后还提到“科技救国”的词。不过此时觉得科技救什么呀? 其实只说觉得中国的经济问题要比政治问题严重多了。所以谈政治都是轻易的。能让十五亿人的80%吃饱饭是不易的,也绝对不是一两篇文章能解决的问题,更不是三五年能解决的问题。 当然只说这样说又可能会让不熟悉中国国情的人误解为在中国现在几乎都无法生活了,连80%温饱都解决不了。事实上是怎么样子,都得自己经历了才能知道。否则看了从特钢看工会必要性这篇文章还不得认为只说在准备反抗草案。中国生活水平当然完全不行,贫富差异太大。理想状态不是共产主义,人人都有饭吃,但是不能让人一生出来就很绝望地耕种那几亩种不出来的庄稼。 但是不能因为觉得人生而平等自由,所以拼死找政府要言论自由,要民主。我觉得人生而不平等且不自由,政府应该做更多努力废除户籍制度,给农民生路。这要用 很长时间,当然也会做出很多错误判断,走很多弯路。但是言论自由和这些东西比起来太微不足道了,都是人们应该自己解决的。其实我觉得如果不是生下来就在穷 乡僻壤,受过一些教育,人生里的所有的问题都应该可以自己解决。而不是去找别人的问题和责任。当然也许因为我是幸运的,从来没有遇到过自己解决不了的问 题。 参与讨论的大部分人和只说一样都是没有经历过严打。以前有朋友经历过,在兰州,基本上是偷东西就会被酌情枪毙,那个时候确实比较残酷。朋友大概是60年代 还是70年代初出生的,大学毕业以前一直都是个流氓,也有一大群流氓朋友,所以死了几个他还是有数的。严打确实是搞死了很多人,并且全国各地都严打。这可 能和后来的64还不太一样,因为都是因为偷东西,或者找一些别的小错,杀的人,人民们可能也恍惚得很,甚至偶尔会大快人心。但是现在不会因为偷东西送命 了,我觉得比从前已经进步了很多。 当然人人都认为自己看到并且面临最严重的问题,所以我这么说可能也夸大其词了。 就说这么多,总之,有一点是事实,那就是中国存在言论管制,但是我希望国内以及国外的朋友们不要把这个作为人民面临的主要问题。        ( 订阅RSS频道:文儿 feed.sayonly.com   收藏  tag.sayonly.com )Trackback: http://tb.donews.net/TrackBack.aspx?PostId=619904 [点击此处收藏本文]   发表于 2005年11月09日 9:54 AM [...]

    ReplyDelete
  16. 中产阶级在政治上是软弱的。

    ReplyDelete
  17. [...] 延伸閱讀: 文章上了Wired杂志 总要有人告诉这世界另一些真相 Confessions of a Dissident BBC's Interview 由 portnoy 發表於 11:46 | 迴響 (0) [...]

    ReplyDelete
  18. 觉得你的个人学识还是挺丰富的。

    可惜你成了无谓的政治愤青。

    如果你想改变什么,就先去拥有力量。

    用手争取,而不是用嘴。

    ReplyDelete
  19. [...] 从中文网志年会的参与者中就可以看出,许多境外媒体把中国的blog看作是他们了解中国的一个窗口。也因此经常会有blogger受到采访。昨天yining就刚刚接受了一次BBC的采访,而大光其火。今天刚刚和一位记者聊天谈到如何与外媒接触的一些经验(她自己就是外媒记者,由于她的工作原因,这里不便公布姓名),给大家作为一个参考和借鉴。 (照片中人物与本文没有任何关系)首先是关于一些记者是间谍的说法:“关于间谍。现在大部分媒体及记者组织都强烈反对政府把间谍安插做驻外记者,因为不利于正常记者的工作和未来业务的开展,对正常记者的安全也带来威胁。但是也不能完全排除有人会利用记者身份做一些超过记者职责之外的事情。通常而言,这种人会活动很多,但是很少发稿。”其次是关于媒体立场:“与外媒接触一定要谨慎,各家媒体的报道倾向和传统都不同,风格各异。所以接受采访前,不妨先看看他们以前的文章是否中立、客观,特别是可以搜搜采访你的那个记者写过的文章,看看他的观点和风格你是不是可以接受。”就如台湾媒体一次对wikipedia的采访,采访者明明说的是“兩岸合作”結果寫出來就變成了“中國網友囂張 霸占維基百科”关于记者:“另外,一般驻华时间长,也代表记者的素质和质量。时间越长,记者对中国的认识也会相对深刻与客观,在如何保护被采访者的权利上也会更有经验一些。”像卫报的那个记者刚来几个月不到,啥都不懂,也不会保护受访人,危险。number5说应该“给外国传媒排个evil指数榜”。(不知道有人愿意做这个东东嘛?)而一个真正负责任的境外媒体,“一般都非常谨慎,特别注重保护被采访者,因为他们往往处于弱势了。”最关键的一点,是“接受采访前一定要问清楚整个文章的主旨和用途!!”更新:一个生动的与境外媒体打交道的例子德國之聲記者采访某wikipedian,為什麼維基百科被封,說:「這些資料之所以敏感是因為正反意見併陳,有較為中性描述,而與政府方面一貫的反對態度稍有不同」,而非「敏感資料是因為與政府立場不同」(這樣說就變成維基百科是贊成這些事物的)。另:写完不久刚刚发现和这篇文章有异曲同工之妙 [...]

    ReplyDelete
  20. wang jian shuo这样的人当然不会去关心普通人的死活,一点都不奇怪,“中产阶级在政治上是软弱的”,完全正确!

    ReplyDelete
  21. 有些人更甚,不但自己永远不会公开说出忤逆专制当局的话语,而且还会对别人说出真相表示不解、不满、不舒服。

    -----------------

    有些人自己要公开说出忤逆专制当局的话语,但是会对别人不对此不感兴趣感到费解、不满、不舒服,甚至辱骂他们"无耻""奴才".

    我觉得你们这些民主原教旨主义者也颇有些文革遗风,虽然鼓吹言论自由,但是骨子里还是有着一种腐臭的不宽容的气息.

    王建硕没有在他的BOLG里写到中国的黑暗的一面,的确比较遗憾,但是这难道就能成为bellevue之流讨伐他的理由了吗?

    你们这种mentality很恐怖!

    ReplyDelete
  22. taine Comment | Wed, 2005/11/09 at 18:54 | 全部评论
    wang jian shuo这样的人当然不会去关心普通人的死活,一点都不奇怪,“中产阶级在政治上是软弱的”,完全正确!

    -------------

    操,一副革命党的口气.

    你上台肯定要镇压王这样对自由民主不积极的人,跟文革红卫兵有什么两样

    ReplyDelete
  23. 我觉得吧,人之区别于一般动物,在于人有个会思考的大脑、会同情的良心,和会说话的嘴巴。至于手嘛,你觉得人的手比老虎的瓜子、大熊的巴掌更有力吗?

    ReplyDelete
  24. 大哥,想麻烦你回复时先把文章读明白了,这个要求不过分吧?我批评像王那种态度是因为他没有在自己网志中批评当局、或者对别人批评时“不感兴趣”的吗?

    没有。我说过了,“你要是整天说中国如何如何漂亮,我没有意见,因为中国确实有些地方很漂亮;你要是整天说共产党员如何如何鞠躬尽瘁地为人民服务,我也没什么意见,偌大的中国确实总会有那么几个人物;”,这些都是你们的自由。

    你可以不用提新闻审查的话题,这没有问题,这是你的自由。但是你要是在说这个话题的时候,说得好像中国不存在新闻审查,中国是个新闻充分自由的国家,都是国外媒体在引导、造谣出来似的话,这就是在公然撒谎,蒙骗外人!

    另外,大哥,你搞错了,宽容是个好词语,我很喜欢。但蔡元培、房龙那样的宽容才是真宽容,对专制当局的“宽容”那不是宽容,那叫懦弱;对现实中的苦难和丑恶视若无睹那也不是宽容,那叫麻木不仁!

    说话时不睁眼睛,或者睁了也白睁的话,这是你的自由,但是这里不欢迎这样无意义的争论。

    ReplyDelete
  25. wozy,

    说的很好.

    我第一段的话针对的是很多评论者,你不要瞎对号入座.

    王建硕的"no comment"是个中性的表述,BBC的记者可以理解成间接承认存在,你们可以理解成否认存在新闻审查,有人可以认为他什么都没说.

    为什么你们就觉得自己的"真理"是"真理",别人的"真理"不是"真理"呢?

    类似的观点就是有意义的,不同的观点就认为是"无意义的争论".我服了你了.

    ReplyDelete
  26. 当Mr. Wang Jianshuo轻松地说出“As everyone can see, there is not much censorship on this blog and I can talk the topic I choose to talk about.”,“I don’t want to comment on this”

    ----------

    在http://home.wangjianshuo.com/archives/20051107_bbcs_interview.htm,找不到王说过这句话么,难道是在其他地方说的?

    ReplyDelete
  27. bingfeng,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这句引语原原本本地从王的这篇文章中copy过来的。现在还在,你再去好好找找看。假如看到了,万一以后这句话不见了,也请你为我作证一下。(本来我不认为这句话会因为我这篇文章而消失,但刚才被你这么一说,还真让我小小担心了一回,怕到时落得一个诬蔑的罪名)

    ReplyDelete
  28. 请不要误解或误导。我说的无意义的争论,不在于观点是否类似或不同,而在于争论者是在作道理之争还是意气之争,或者干脆是自说自话,完全不顾对方所说要点。

    我自认为是个自由主义者,对不同意见的雅量还是有的,在我的网志上,即使是无理责骂的话语我都会一字不漏地保留。但是每个人的时间都有限,我更欢迎那些尊重理性者的交流甚至争论,但不欢迎我说的是A,你却把我说的当成B并对B进行反驳。这是无意义的。

    ReplyDelete
  29. 抱歉,是我看走眼了.

    WJS的这种心态,MICAH有很好的描述.否认新闻审查的确是不对的.但是我对BELLEVUE之流的文革思维定势实在是感到恐惧.

    ReplyDelete
  30. 十个古怪问题有了答案 #WIN和TCPIP栈的一些资料 #从一只鸽子看中西差别 #Next Generation TCP/IP Stack in Windows Vista and Windows Server Longhorn #IT圈盛行沙龙文化 创意碰撞出商机 # 总要有人告诉这世界另一些真相 #Google是颠覆性技术 威胁传统产业 #中国网络编辑工作流程体现"群体筛选"魅力 #为什么软件不应该有所有者 #维基事件:词语的战争 #两句话管理(by 方军)

    ReplyDelete
  31. 窝子,你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你的文章不舒服么?
    我在美国留学,平日里面的媒体,尤其是主流报刊,都对中国是妖魔化的描述。你的文章比起那些文章真是小巫见大巫。中国的网络监察制度也频繁地在报刊上出现。你的文章发表前不久,纽约时报上就有一篇类似的文章,讲雅虎如何帮助政府冻结不同政见者的电子邮箱。

    前几天,我和同学聊起互连网,他第一句话就是,中国有网络监察,会不会影响你的blog?我很惊讶China internet censorship居然已经在美国这么有名。大概是和Wired这样的媒体到处宣传有关。Wired再左,也只限于美国国内政治,而在对外态度上,所有的美国媒体都是为政府撑腰的。Wired发表这篇文章,只是觉得对它吸引眼球有帮助而已。为什么那些称赞中国的文章不会被发表呢?因为他们不能吸引眼球,也不符合美国人对中国的传统看法。


    时间仓促,写的有些不连贯,请抱歉。并请某些先生注意,不知道评论者的背景,不要给人乱扣帽子

    ReplyDelete
  32. One more thing:
    I never deny the existence of internet censorship in China. Why should I deny?
    It is truth.

    We need more bloggers to tell the world how beautiful our country is, not how ugly it is!!!!

    ReplyDelete
  33. coolkid,你的讨论态度很诚恳,所以我也愿意很诚恳地跟你交流,虽然我基本上不太赞同你的看法:

    当你说美国媒体都在妖魔化中国的时候,请问,他们所报道的有多少是事实,多少是无意的错误(考虑到两国的巨大差异,错误显然不可避免),多少又是恶意的扭曲的?(这才是所谓的妖魔化吧?)

    虽然我并不居住在美国,但互联网时代的今天,好像中国人要想知道美国人报道些什么,并不是太难的事情(幸好自己懂点英文),美国的所有主流媒体应该都有他们的网络版了,我也不时看些东西,印象中好像并没有那么多你所说的“妖魔化”?我想强调的一点是,不要把中国负面事实的报道当做妖魔化,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说辞。像雅虎邮箱那件事,中国博客对其的批评恐怕绝不比美国人少。

    既然你也承认中国的censorship是个不争的事实,那为什么要担心或者在乎外国人知道呢?是不是因为你身在国外,外国人都知道了这些中国的丑闻,让你觉得抬不起头?如果是这种心态,坦率地说,我一点都不会同情你。因为这是不诚实的表现。

    你难道觉得以整个中国的财力打造的一部宣传机器的功率还不够强大,还需要更多的blogger们来告诉外界中国how beautiful吗?其实我想你肯定也知道,告诉老外们中国有多beautiful的blogger并不少,Mr. Wang Jianshuo就是一位,他是以面向老外们写英文blog出名的,据其自己声称每个月的访问量有一两百万之巨,影响力可说非常大。就我所知,写中文的中国blogger中,最牛逼的blog的访问量和Mr. Wang的比起来,也是有数倍的差距的。难道coolkid先生需要全中国的blogger来个全国大合唱,配合那部庞大宣传大喇叭,一起歌颂“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ReplyDelete
  34. 其实,当我上面说到“你难道觉得以整个中国的财力打造的一部宣传机器的功率还不够强大,还需要更多的blogger们来告诉外界中国how beautiful吗?”时,我是认为我知道你的想法的。没错,你内心里真的觉得光有中国的官方报道是远远不够的,需要来自草根的blogger们的声音来配合和证明。

    为什么?很简单,因为中国的官方宣传虽然有的是钱,有的是人力和财力,但他们有个致命的弱点,就是他们的公信力正在走向破产!谎言说上一万遍还是谎言,在资讯自由发达的西方,人们有足够的资讯和独立判断力来甄别什么是事实,什么是宣传。

    当一个人说狼来了,说了十次狼都没有来的时候,这时如果狼真的来了,他就是拿起大分贝的高音喇叭来求救也没有用。人们已经不相信他了。这正是骗子们最害怕的结局。

    所以,有人需要单纯(不为利益写作)的blogger们为他们说句话了。哈哈。

    ReplyDelete
  35. My definition of "evilify" refers to the overwhelmly report of negative part of China. I admit they are true on many negative report, but why don' t they report something good? Because they don't care, and the negative report is what American readers wants to see.

    I am sad that you don't appreciate today's life. I don't know your background and I don't know why you have such negative comments on the government.
    So I can't really comment on you.

    I love my country and think it necessary to have a society of harmonica. AS for the mistakes about the government, I don't really care and I don't have the credential to tell the folks in the city hall how to do. They will realize the mistakes some day, sooner or later. Call me "ugly middle class" if you want. I support Mr Wang on this issue.

    BTW, I am a native Shanghainese too. Sometimes I just feel amused that folks from the same city could have such diversified opinions.

    ReplyDelete
  36. All right, I like to carry on my comment but I have to attend seminar now. I send you an email and hopefully you can see it.

    Best wishes,

    Coolkid

    ReplyDelete
  37. wozy, 西方主流媒体也有左中右,自由和保守。他们对于中国的报道包括两部分:1. 中国有多少钱可以赚(不敢说这是殖民主义,但是基本上是把中国当作非洲或者南美这样的廉价金矿来看的) 2. 中国的腐败落后。基于这两点的主流媒体引导,普通西方人普遍看不起中国。这是他们不会写在纸面上,也不会挂在脸上的。当然西方人怎么看中国,与中国人无关,只是他们不会给中国解决真正的问题。这是我猜想王jianshuo对于censorship的问题回避了一下的原因。wang应该是很骄傲的人,这样被利用肯定是不甘心的。事实上如你所强调的,这一直都是wang的个人回应,整个问题都是一个personal choice。正如你有权选择绝对诚实。wang也有权选择绝对骄傲。

    谁也不关心中国的苦难。说出来给别人听,也只是被当作笑话。你还在中国吗?保存力量卧薪尝胆吧。你的勇气值得佩服,只是有时候并不是只有你看到中国的苦难,也许别人看见了,只是吞下去,那么你不能说你比别人更勇敢。退一万步说,目前的制度还在发展和演化下去。今天的学生就是明天的统治者,希望在二十年后你仍然保持今天的同情和关怀,而不是急于回应不一致的声音,表白自己。

    ReplyDelete
  38. 像 coolid 这一类认为他那一点可怜的民族荣誉感 (其实是 tribalism) 比真理、比真相更重要的 “海外留学生”, 近几年来越来越多,尤其是来自上海等中国的橱窗城市。他们为了自己的面子可以不顾事实。coolid 你可以指名道姓说出来你认为经常对中国经常进行妖魔化报道的是什么媒体吗?难道是美国人最信任的 PBS 吗?当然,你要是只看 FoxNews 也可以,即使是 FoxNews 也不敢像王建硕那样直接拿事实做手脚。

    对 coolid 最后一句忠告:你要你的国家好,应该是使她真正地好,而不是靠粉刷打扮让她看起来好。再重复一遍:诚实是最好的策略。你毕竟在美国,如果你认为你像在中国一样不用诚实,那就试试看吧。

    ReplyDelete
  39. 至于 coolid 说,“你仔细读读美国报刊,哪里有一篇文章说古巴,北朝鲜,缅甸好的?你找出来给我看。”,只能说明他本人的孤陋寡闻。美国报刊专门为卡斯特罗宣传的都有,当然那些都是 activists 搞的,发行量小,你可以不算。纽约时报头版头条怎么样?可以符合你的“美国报刊”的要求了吧?

    那一年,美国全国上下正在为那个古巴小男孩埃连 Elian Gonzales 应不应该遣返大讨论的时候,纽约时报突然登了一篇古巴移民生活特写,从头版头条转进里面,真是好胃口。文章追踪叙述了两个古巴移民对在两国生活的比较,一白一黑两人是好友,他们都说古巴虽然穷,但是民族更融合,黑白之间没有感到有不同,而在美国,至少在佛罗里达,黑白各有各的生活圈子,跑到对方社区,人家觉得怪怪的,自己的同伴也会说,“你怎么跟黑人/白人玩儿?” 这使他们感觉在美国不快乐。

    除了这个故事,美国的 NPR、PBS 报道古巴的免费医疗、全民扫盲,说古巴学童比美国学生功课好,尤其古巴的经济还不好的情况下能做到,我听得不下10遍。这也是妖魔化古巴、为白宫的外交政策辩护?还是 NPR、PBS 不是美国主流媒体,是地下电台?

    coolid,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在美国。

    ReplyDelete
  40. to coolkid
    国家的命运就是个人的命运,我觉得这句话应该反过来说.我有几个朋友在国外,也经常和我说,出国了才知道祖国的概念,他们不希望从别人口里听到别人说中国不好,甚至不惜为此和别人长篇大论,我不知道这种感觉.但是我觉得这种想法是不是由问题?我认识一个美国人,从不避讳在我们的面前说美国的不好,我们为什么要怕别人说我们不好?我想我们不应该害怕揭开伤疤,而是应该去直面这些伤疤。像美国人报道自己的虐俘事件,说起来这个事并没有伤害到美国人自己,报道出来没有一点好处,但是媒体认为他们有义务让国民知道事实的真相。我记得有个波兰人说过,只有为波兰的罪孽感到耻辱,才是一个真正的波兰人。《菊与刀》里面说日本的文化是别人不能当场捉住他,他是不会认错的,难道我们要变得和日本人一样,努力的掩盖自己的错误,就为了自尊心,我倒是觉得能直面自己的错误才是真正的勇敢,才能赢得别人尊重。我觉得你完全没有必要为此感到脊梁发凉。
    为什么我们要跑到国外去宣传我们的伤疤?我想更多的时候是因为在国内并没有这么一个平台让我们可以畅所欲言。持不同政见者要靠国外的关心才能正常的生活我觉得这才是奇怪呢,这样的人在中国不在少数,我想我不用列举了。为什么我们要跑到外面去宣传,有时候这才是保命之道啊。
    那个国家的民主也不完美,而媒体有趋向性也是客观事实。但是我觉得我们不能以此就不承认自己有问题。正如中国政府经常指责美国不好,以此为自己脱罪。
    承认自己的错误并能面对,这需要勇气不是耻辱,不管是个人还是国家。我想这是个很简单的道理。

    瞎说一顿,仅供参考。

    ReplyDelete
  41. Leven,你不必跟他说了,说了也没用。

    其实他们这些人的行为事与愿违。你以为西方人是傻瓜?套用王朔的,谁比谁傻呀?难道他们听了你说中国好得如花似锦就会相信?对于有独立思考习惯的西方人,看到你把自己的信誉跟政府的放在一起,你的信誉就完了,你也根本不值得人家尊重。真要给中国涂脂抹粉当然是有办法的,恕我就不告诉 coolid 了。写好了,就这样吧。

    ReplyDelete
  42. 我把wangjianshuo的blog从我的bloglines的订阅中去掉了,看见他的名字就来气。

    ReplyDelete
  43. 另外,也想试着在这里分析一下 “青年专业中产阶级” 作为阶层对 GFW 无动于衷的原因,作为我自己观察这个问题的小结:

    1 如果这些人在国内,他们一般都有足够的专业能力来绕过防火墙,因此防火墙对他们实际影响不大,就是麻烦。使用代理本身就是一种耻辱本身,甚至比不上能够绕过防火墙的快感 :) 我使用防火墙的时候也有这种快感,所使用的技术越复杂越有。后来我分析到,这种快感是建立在别人绕不过去的基础上的,不单单是打败当局。

    至于大众因此得不到可靠的信息,青年中产阶级是不管的。而当局也主要是为了封锁 80% 的受众。

    2 如果这些人住在国外,他们本身不受GFW影响,承认存在GFW,反而会引起他们认为的中国形象问题,担心因此被外国同学老师鄙视 (谁吃饱撑了鄙视你?GFW又不是你家开的),因此极力否认GFW存在。

    这样分析王建硕就更清楚了。他虽然住在国内,但是当然有办法对付 GFW ; 他已经是国际化的 personality, 既不敢触怒当局,又需要那些虚荣的面子来面对阅读他“中国繁荣”博客的读者,怎么能承认有什么管制呢?

    总之,确实如窝子所说,利益不同,分化了。拿来分析其他事情,也一样。

    ReplyDelete
  44. 难得看到你这么理性地分析问题.少见.在这一点是你比王建硕差很远.

    ReplyDelete
  45. [My mama is a japonese, we are the best race in the world unlike the dog shit eating chink commies shitheads.

    Posted by: bellevue on November 10, 2005 11:47 AM ]

    bellevue为什么要说自己是日本人生的?

    ReplyDelete
  46. 不奇怪, 你看看他以前的发言就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了:

    http://blog.bcchinese.net/bingfeng/archive/2005/01/07/7041.aspx

    根据他的IP, 他现居美国, 反正是个思想极端的人, 私德又很差, 很让人讨厌.

    我不相信王建硕会去写那段话来污蔑他, 那种骂中国人为chink的话只有一个人能说出来,最有可能就是他自己写了,然后污蔑王或者我写的,让王建硕查IP就知道了.

    跟这种人搅在一起只会败坏民主的好名声.

    ReplyDelete
  47. liujie 开始用捏造的贴子进行攻击了。卑劣到这种程度,政府给你几个钱?

    建议窝子不删此人的贴子,看看他们可以卑鄙到什么地步。

    ReplyDelete
  48. 你们如果仔细看看bellevue以前的发言,很难相信他是或曾经是一个中国人(或华人):

    I'm yet to find any Japanese that would degrade himself by pretending to be a Chinese - bellevue

    翻译:我还从没见过一个日本人,会把自己降低到假扮成中国人的地步.

    Disclaimer: I can't speak for others, but I have never said that I love China, whatsoever.

    Posted by bellevue at January 15, 2005 06:11 AM

    翻译:声明:就我而言,我从没说过我爱中国.

    8/27/2005 2:41 PM by 看支那清客不顺
    你这共产猪还想变得更好?除非你老婆做鸡,你的后代基因或许会好一点,其他办法是没有的,不用想了,等核平吧!人类有权淘汰劣等的黄皮共产匪徒!操你祖宗,贱B

    ChiCom go home! 看支那清客不顺 8/30/05 2:21P Delete
    你们这些共产猪,为什么不滚回支那去?
    开战以后一定会把你们这些共产党特务抓起来,上电椅!

    ReplyDelete
  49. 你敢说那段话不是你写的.最好留着,让别人看清楚你的原形.

    ReplyDelete
  50. 除了那些混进去的 bellevue 假贴子,我痛诋bingfeng完全是有背景的。

    当时此人在PEKINGDUCK上说我是日本人或者台湾人,我本来还好声告诉他我不是,没想到他说我的中文不地道。

    那好,让你见识一下地道的中文是什么样。我至少用了两种方言骂他个狗血淋头。他居然拒绝道歉,拒绝撤回有关“日本人”的说法。

    连PEKINGDUCK也问他:现在还认为 bellevue 是日本人?他干脆不回答。

    这无非证明我骂得没错。也证明此人并非一般FQ,而是有任务的。

    ReplyDelete
  51. 你的个人行为证明我骂得没错,我不会收回。

    说实话,你这种人我上海见多了,无非是重点中学考不上靠保送的料。这种人人家正眼都不会瞧,根本没地位,也只有靠巴结当局了。

    ReplyDelete
  52. 哈哈, 我有什么任务? 脑子进水了, 整天说我写"5毛帖", "领取卢布", 这种鬼话连你自己都不相信, 还整天拿出来唬人.

    从你的极端思想和言论来看, 你才是不折不扣的大FQ

    ReplyDelete
  53. coolkid,你搞笑呢吧?

    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在美国可以说出"有一次上课,我的教授根全班说,中国有萨斯,别去那边旅游。结果认识我的同学统统都把目光投向了我,那感觉,我永远都不能忘记"这种弱智的话来么?

    ReplyDelete
  54. faint
    怎么成了骂大街了...

    我想和wozy探讨一个问题:对于现状如果改变应该怎么改变?我们都知道现在的ZF有很多不好的地方,但是要怎么改变?以前对西方式的民主比较感兴趣,但是后来看了关于台湾的一些东西就感觉没有什么意思了。台湾应该是最好的一个样板,开报禁了,开党禁了,开又怎么样呢?很多问题都没有改变,前段时间看龙应台的文章,她自己就很迷茫,难道这就是民主?
    如果没有一个合适的政体,换来换去改来改去还是一个样子,遭罪的总是老百姓。我觉得西方式的民主并不适合中国,因为中国有2000年的集权统治历史,很多东西都潜移默化的在血液里,罗斯福新政时候的权利完全不比希特勒差,而他并没有走向独裁,这是民主的传统,而我们并没有这个传统,我们能怎么样实现民主?实现什么样的民主?
    在一个13亿人口的大国,维持有效的统治本来就很不容易,如果搞类似美国的联邦会不会有地方割据,会不会有军阀政治?我想民国时期很多东西都有前车之鉴,现在的制度也许是粗暴的,但是的确行之有效。怎么样找一个更好的办法来替代它?
    我曾经也对民主自由很向往,可是当发现对上面的问题找不到答案的时候,我放弃了。

    前几天看一个文章说东方式的统治没有妥协的传统,深以为然,二战之后,传统的资本主义国家实际上学习了很多共产主义的东西,基本是一个妥协的过程。而我们的传统里面都是东风压西风,非要你死我活,这种情况下会不会有真正的民主,会不会不流血的走向民主?我怀疑。

    ReplyDelete
  55. 嗯,本来我也没细看,现在看上去象是捏造。

    当局也就剩这两把刷子了,一靠FDI外国投资二靠煽动民族主义(实际上是种族主义),垮掉任何一个都可能崩盘,不说这种弱智的话你说怎么办?

    ReplyDelete
  56. 民主不是一蹴而就的,台湾现在是有点乱,但别人已经走在正确的道路上,这条路我们迟早也要走,并没有什么捷径可寻,晚走不如早走,长痛不如短痛。

    ReplyDelete
  57. 绝对正确. 胡适博士早就批评过那些还没看到葡萄就挑葡萄毛病的人, 他说 "最好的学习民主的方式就是实践民主"

    ReplyDelete
  58. Leben 的这句话说得好:“为什么我们要跑到国外去宣传我们的伤疤?我想更多的时候是因为在国内并没有这么一个平台让我们可以畅所欲言。”
    我想,如果在国内可以畅所欲言,谁吃饱了撑去做费力不讨好的事?许多人只是为了自己的社会责任感、公民责任才不得不这样子说话吧。
    当然那些没有说话的并不就一定是冷漠、麻木,他们也许在做着这些发言者无法做到的更重要的实事。不过正如窝子说的,总要有人告诉这世界另一些真相。

    我不认为窝子是被利用,这是他忠于自己内心的想法和言论,这已经足够了。
    我们自己怎么认为比别人怎么看要重要一点。当然,在国外的杂志上发表,总是和在意“别人怎么看”脱不了关系,但在我看来,这其实更像是窝子为了对得起自己。

    至于王建硕,我觉得不必苛求。他的想法是,首先考虑他所说的话会不会被外国记者故意曲解,然后才是表达自己的观点,而且那句话似乎也只是指“this blog“。说他过于谨慎也好,爱惜羽毛也好,不是性情中人也好,甚至没有承担起一个有影响力的个人媒体的社会责任,都算正常,但要说是骗子,是“不会去关心普通人的死活”,是“虚荣、矫饰、冷漠、贪婪和短视”的城市资产阶级,未免太过了一点…

    ReplyDelete
  59. 龙的传人 - 午月EnyaFriday, November 11, 2005 4:12:00 PM

    我首先想说,我一下说的并不是想引起什么激烈的争论,而是想从另一个角度来分析我们的国家。

    生于斯长于斯,我不可能对这一方热土毫无感情,也正因为这种感情所牵系出来的爱恨情仇,我很坦然上面作者说了很多实事。

    但究其原因的方面,我总是在想很多人都了解得不够透彻。

    举个例子:你有一个老婆两三个孩子,你的收入不但可以养活他们,还可以带他们去旅游。但如果你有一百个孩子,而你家里原来的积蓄又让那不仅仅是一个有三四个孩子的家庭所掠夺,是很多很多个,那样日子过得很苦想必不用再解释大家也明白。

    例子再深化一点:你家里的三四个小孩闹脾气,每人都弄一支枪来的时候,对于家庭成员的生命很危险,不过你和你老婆可以拿下他们手里的枪;而对于有一百个孩子的家庭来说,能够不让这一百支枪其中一只打响吗?一支枪响后,其他有可能不想吗?恐怕你手里能抱着的最多也只有二、三十支枪吧。那怎么办呢?唯一方法是不让他们接触到枪。而这一百个孩子过得很苦,看着别家的孩子玩枪的时候,如我们现在一样有多辛酸可以有同类的感触吧。

    例子再复杂:一百个孩子不可能是同一个妈生的,三、四个孩子来算一个妈,也有二、三十个妈,二、三十间套房子的距离再短也跑不过来吧。每个妈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得宠,只见会有很多的纷争,如何处理呢?在被人掠夺后,这么穷这么多人的家里,能分的当然不如只有一个老婆几个孩子,可以什么都宠着那么幸福。况且里面还有几个妈很坏,思想已经腐败了,你该怎么做?为了孩子的幸福你该怎么做?纵容还是忍让,还是忍无可忍的时候痛下狠心?要知道,如果能让他们过上幸福生活的时候,一个再坏的女人也会变成一个好女人!

    好了,例子就先说这么多。我想我想说的道理大家或许能够明白。

    不要痛恨国家,不要痛恨自己人。怜悯之心是应该用在照顾其他人上,而不是用于指责。

    中国是有很多不好的现象,可是人谁无过。

    比起布什为了石油而发动阿富汗、伊拉克战争,中国这点小事能算得上残忍不人道吗?贪官污吏在那个国家不会存在,资本国家经历过几百年经济的稳定发展,人家贪的手法已经到了合法的层次,你看不出来而已。意大利黑手党为什么存在,人家黑手党在自己的区域内的平民百姓活得很安稳,如果百姓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黑手党会为平民向政府申冤。在社会的一个黑暗层次都能发展到这样自律的情况下,中国那几十年的历程的却还很需要发展。法国的暴动说明什么,一个世界上公认最能接受种族文化的氛围里面,暗处还是一样的不公平。多少公众资产被破坏,多少经济的发展被延误呢,幸好法国有很多“钱”。法国有中国多大的面积呢?他们制止的成效如何,如此的动荡在中国需要多大的时间去平复呢?经济和公众受到的破坏难道文革那不是一个借鉴吗?经济后退了几十年!!!在一个人均如此穷的国家能承受得起吗?承受不起,那就需要一个规则去避免。就如刚才说到的家庭例子。不是不愿意自己的孩子没有幸福,而是不想家庭受到的伤害,而能让自己的孩子少了比别家孩子更多的幸福。

    我们不是管理国家的人,而国家上面的领导也并不是看不到我们所公知讨论已久的事实和种种的现象。假若有个妈能管得住另外几个妈让她们之间没有争吵,那公平就会倾向于那个能力强的妈,而她多收了的生活费,也只能由她,只要她不引起其他妈妈们的妒嫉,而出现争吵,那不会理她。

    家有家规,国有国法,同样有一个道理于其中,就是非唯一的原则。

    这是一种博弈,之中取舍损失最低的,那才能减少危机。

    世界上没有国家能平衡阶级的矛盾,各个国家的的管理都是一种博弈。

    让自家人看别人家的吵闹,自家人一起看热闹时,会减弱自家人吵架内讧的系数。那是美国的处理手法,转移公众的注意力。但是美国的大水灾发生后,这种不可抗拒的危机,把美国阶层的矛盾同样显示出来。救难的不及时、死亡人数的不断增加,原因呢?不正是灾区里面生活的多数是非白人种族的人。警察的漠视,军队救灾的迟缓,政府的反应之慢,和对于国外的军队派遣速度、应变计划之周详、资金投入之巨大比起来,可是一种天壤之别。

    中国呢?我们民族之间我从来没有感觉到各民族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而外国的人来到,我们也不会有什么过激之举。灾害的时候,国家的救灾速度和保障也从没使我有过任何的担心。至少在街上不会有人拿枪指着我。

    国之大、地之广、人之多,管理不是说能够尽善尽美的,这只能用求全除异来管理,这是一种保帅丢车的做法。车有不甘,又可以不甘?忠孝自古两难全啊。

    能说的是这么多了。我最后想说。

    引用六四的一句名言改一下:“不知道是国家辜负了我们,还是我们误会了国家。”

    如果这个家真的不适合你,就像很多人一样,去到别的家住吧。追求你所想要的幸福,没人会怪责你。

    中国人不一定是最善良的,但至少也总不该忘祖弃本吧。能打得出种文字来的人啊,不要怪责国家,不要嫌弃同一个祖宗延续下在不同地方的龙的传人,好吗。

    ReplyDelete
  60. 龙的传人 - 午月EnyaFriday, November 11, 2005 4:50:00 PM

    很高兴能看到你的这篇文章。
    也回复了一大篇口水。
    能和您讨论是我的荣幸。
    发回复的时候发现ip被禁止了。
    我也就转用另一个镜面来回复你。
    国内对于新闻的封锁,我尚可体谅。
    至于我的回复,
    希望我的言语没有过激的冲动。
    引致您的不乐。
    如能回复于我,那是我莫大的荣幸。


    本人是不成名的小小诗人。
    特赠一句小诗于您:

    《酒风日下——赠WOZY》
    ——午月Enya

    酒醉欲念当器皿,
    风情红霞是药引;
    日夜回魂香湿尽,
    下葬无非痛快寝。


    午月Enya 谨上

    ReplyDelete
  61. 没有用的,bellevue并非没能力明白这些道理,他的理智完全被仇恨压制住了,变成了仇恨的奴隶.如果说他的批评原本还有一点点振聋发聩的作用,现在也被他的无理性的谩骂抵消了

    ReplyDelete
  62. 民主原教旨主义者对王建硕的态度,和建立新闻审查制度的思维模式如出一辙,都是对持有异议的人或事物抱有不宽容的心态.

    "五四运动周年祭"谈到过中国人的这种源自文化的宿命悲剧,反了一百年,自己又变成了曾经反过的那批人,为什么?就是因为思想没有转过来.

    bellevue貌私自由主义者,其实精神里是不折不扣的专制分子.这种类型的人最危险.

    ReplyDelete
  63. 我非常清楚地是,能够拿枪对着手无寸铁的我的,只可能是号称我的同胞的中国人。

    拜托你下笔以前,读一下历史。

    ReplyDelete
  64. 午月Enya,你好。看到你的回复了,谢谢你这么费心说了这么多,虽然我并不赞同你的例子;也谢谢你的赠诗,但说实在话,我的古文功底不好。我回头再找时间好好解读一下,但愿能读通:)

    对于你上面的讨论,以及Leben,还有更多朋友的讨论,都很有继续深入探讨的必要——是的,这个帖子是本站创建以来最有价值的一个,不是因为我的文字写得有多好,而是后面有这么多理性的朋友在进行热烈的讨论,虽然意见如此相左。

    因为这两天自己手头有点事,暂时忙不过来,加入你们的探讨。但我会好好地通读这些文字,并进一步整理自己的思路,作出新的回应。

    最后想说的是:请不要误会,在我这个站点上,除了广告垃圾,每个回复讨论的朋友都是平等的,都拥有完全的言论自由。所以千万不要怀疑说我本人会因为你说了那些我不赞成的话,就禁止你的IP。不会,绝对不会。如果碰到这个问题,应该是某个你我都不太了解的技术性故障。要知道,就连我的站点本身,最近一段时间也经常体会到风雨飘摇的感觉,不时地碰到暂时连接不上的症状,不知道这会不会是下一次封锁的前兆?哈哈。

    ReplyDelete
  65. “民主原教旨主义者”这个标签我不接受,倒不是因为这是个当局豢养的小喽罗贴的,他如果贴“自由原教旨主义者”我可以接受。个人自由是终极目标,也是没有妥协余地的。

    小喽罗说我不宽容,呵呵,我封了网还是动用了城管?这种将狼与羊混为一谈的招数实在可笑,羊还能不宽容狼?小喽罗的意思是要大家对凶暴成性的国家机器歌功颂德,这我这辈子做不到,况且你们已经很多人了,还要拉不情愿的入伙干吗?不怕分走了赏金吗?

    ReplyDelete
  66. 拜托,上文說的沒人拿槍指著人是指囯與囯之間槍械管制的事情,你不是不懂吧?

    說到歷史,哪個國家沒有自己人相互殘殺過,美國内戰,法國文革,英倫島上現在還是分裂狀態。

    被人打了不能老是怨恨別人啊,有沒有想過原因?
    不能因爲中國的内戰、文革等原因就如此悲憤莫名。叛徒在英文、拉丁文、法語以致追索到聖經的撒旦都有相對應的詞,可以知道叛徒並不是中國特有的產物。人與人之間的互相殘殺本來就是本能,是利益衝突的結果。回看動物界,餓的時候同種肉食動物是會互相殘殺的。

    這世界沒有一個國家有完全的自由,所謂的自由是建立在有限制的條件下的。很簡單的例子,每個國家都有叛國罪,其實那就已經沒有完美主義者心中那種自由可言了。

    如果有人拿槍指著你、或指過你,那無論是中國人還是其他國家的人,那也一定有原因的。如果我活不下去了,我也許同樣會用槍指著你,那是一種生存的欲望罷了。而我可以不認識你而這樣做,並不因爲我是中國人。

    你能安靜地靜下心來嗎?

    ReplyDelete
  67. 我们分别举的例子,正好说明国家机器的不法暴力,危害远远大于个别的犯罪分子,这不是一个很好的对比吗?

    另外,我很不习惯看繁体字。你既然抛弃台湾移民中国,拜托你用中国的字好吗?

    ReplyDelete
  68. 被人虐待过了以后,就要虐待别人,你这种逻辑只能证明你无耻的人格

    ReplyDelete
  69. 把和自己意见不同的人一律贴上"政府小喽罗""领取卢布"的标签,你不觉得自己的这种行为很下作么?这跟某些人动辄把别人称为"领取美元的网特"有什么两样?

    如果你真的痛恨你所说的那些丑恶,你应该先把自己灭了.

    ReplyDelete
  70. 把和自己意见不同的人一律贴上"政府小喽罗""领取卢布"的,你不觉得自己的这种行为很下作么?这跟某些人动辄把别人称为"领取美元的网特"有什么两样?

    如果你真的痛恨你所说的那些丑恶,你应该先把自己灭了.

    ReplyDelete
  71. 中国要富强,只有走自由民主道路,否则永远是一只火凰凰,当国内矛盾积压到一定程度,就只有在烈火中焚毁了.
    现在得利得势的的**,当动乱来临时,谁也别想让自己及后代永远当人上人,,,,,,
    我没有乱说,你们有人会目睹这一天,,,

    ReplyDelete
  72. 谁说要虐待别人?我是说杀人犯必须绳之以法,何错之有?

    ReplyDelete
  73. 我早说过了,没人能给你贴上标签,你自己的言行才能给你发出卑鄙者的通行证。

    网上和我意见不同的人多了,可以称兄道弟的都有,惟独你,其恶劣的社会阶层、底子早已被看穿。你以为我前20 年生活在真空中不接触社会,没有看见过一个品格猥琐的学生干部是什么德行么?你错了。

    ReplyDelete
  74. 搞笑,追anti追的跟什么似的,看你的拍马帖牙齿都酸掉好几颗了,还称兄道弟呢

    我发觉你有三个问题:

    1)私德极差,到处满嘴喷F
    2)思想极端,跟文革红卫兵差不多

    第三个是刚发现的

    3)缺少现实感.你也经常上我Blog,也不是不清楚我的观点根本和所谓的ZF不相干,更不可能领取"卢布".开始还以为你是为了诬陷我乱讲,现在才觉得你是真的认为我是在发"五毛帖".

    我对你这种人可怜多于同情,鄙视大于气愤.你除了在网上发发牢骚外和恶毒的诅咒,还能作什么?在太平洋两边都是游离于主流社会之外,一点也干不了实际的事情.你有那么多牢骚,却连个blog都不建,很看你不起.

    ReplyDelete
  75. [...] write_label_month("2005-11-10") Links 11-09-2005 -  [Misc]   还有多少冤狱屈魂会接踵而来?总要有人告诉这世界另一些真相Confessions of a Dissident关于邮箱被监控的一个声明 详细阅读“Links 11-09-2005” 由 brunhilde 发表于 00:07:59 | 评论 (0) | 引用 (0) | 编 辑  [...]

    ReplyDelete
  76. 我追安替干嘛?你神经啊?我从来也没有与名人称兄道弟的习惯。但是确实有愤青朋友,人家是一时糊涂,对政府有些幻想,反日不反美,不象你,你没什么幻想,根本是个市侩,计算很精明,你对外为政府作英文宣传、对内煽动种族主义的那些垃圾网页根本就是给当局转移目标,你一贴几毛你自己清楚。

    大家都在网上这么多年了,你一撅PG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屎、是什么人,到现在你还想撇清自己说自己不是网特,你这是侮辱读者智力。我可没空把你专给 PEKINGDUCK英文读者写的“六4镇压有理人民都支持”这种丧尽天良的中宣部通稿贴子找出来让大家看看。不过就你在这的表现,大家都可以猜到你是什么人。你不用再废话了,就把你要说的都写出来,大家也好知道中宣部最近是个什么精神,就象我现在想知道中共外宣的新精神,只要上PEKINGDUCK 看你们这帮丑类的表演就行了。

    ReplyDelete
  77. 我发现你的贴子有简体也有繁体,不能肯定你来自哪里。如果你来自台湾,愿意做龙的传人,请便,我明确告诉你,我没有这个兴趣,到了21世纪,还崇拜种族主义的图腾。我决不做龙的传人。

    你在中国看到了共产党的铁腕统治,依稀让你回忆起两位蒋总统、中国国民党及其特务统治台湾的“黄金时代”,让你怀旧了,是吧?是啊,那个时代治安多好,李敖的书说禁就禁,雷震说关就关,江南跑到美国,经国先生不信邪,照样派人杀掉,对吧?反正比现在台湾好多了。祝你在中国、在祖辈的敌人的孙子辈统治的国家里,愉快。

    ReplyDelete
  78. 龙的传人 - 午月Enya所做的比喻有一个很危险的预设,就是,把国家(实际上是政府,因为牵涉到了具体的管理层面)看作是父亲一般的存在,而把民众看作是可能很不懂事理而且其幸福来自于父亲/母亲的孩子;同时又有一个集体主义思想的背景,所以有不得不丟車保帅的说法。
    自由主义虽然也警惕大众的无知与暴力,但更担心政府/集权者没有约束,用父亲作比喻,用家庭作比喻,似乎有利用社会普遍的道德观念为政府/集权者美化的嫌疑。
    个人主义也并不必然反对个人为集体而牺牲,但这不表示丟車保帅就是个好理由。那些被丢弃的卒子車马炮当然有资格心怀不满,怪责国家!这才像个有自我意识的人嘛。况且,凭什么说那些被抛弃的人是車呢?很多时候这不过是逃避责任的借口罢了。那些被牺牲的每一个人才是一个国家、一个政府最应该保护的,可是现在却很正当方便地用整体利益最大化这个看似正确无比的理由把他们都丟到车轮底下去了。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一个普通的公民得不到保护,被伤害也得不到补偿,更没有谁来反思,反而抛出个计算整体利益的公式便能让加害者心安理得、旁观者点头称是、受害者无怨无悔、受宠若惊、感激涕零,那么谁能指望轮到其他所有公民的时候,其利益能够得到保障?是不是到时候又故技重施,来一声“让领导先走?”

    至于是不是应该指责自己的国家,我想,与其说是批评国家这样一个抽象的存在,倒不如说是批评我们的政府,而批评政府,理当是现代社会公民的权利和责任。

    龙的传人 - 午月Enya本身可能没有明显持有以上我批评的那些观念,我只想指出来其中危险的倾向。

    bellevue说话太冲了一点,我希望大家能够尽量在平和的气氛中讨论:)

    ReplyDelete
  79. 西方的媒体上就基本没有对中国正面的报道.
    你对中国政府的负面采访当然可以上媒体了.
    如果你都是说政府的好话的话, 你看那个老外记者会理你.
    没在西方呆过, 根本不知道他们的舆论biased到什么地步.
    他们就是自我censor.

    ReplyDelete
  80. "我可没空把你专给 PEKINGDUCK英文读者写的“六4镇压有理人民都支持”这种丧尽天良的中宣部通稿贴子找出来让大家看看。"

    KAO, bellevue明目张胆地造谣.我什么时候说过上面这种话?

    你这个人简直无耻到了极点.

    ReplyDelete
  81. 你所骂的"支那人""chink"里,除了杀人犯,是否还包括你的父母?

    ReplyDelete
  82. 哈,这 prostate 说明安替的英文彻底过关了
    发布者 bellevue - 2005-11-9 21:30

    “作为评委和博客人,我对中国政府既没有建议,也没有责任去为中国政府考虑他们采取措施的利弊。”
    Bravo! 这是新的独立人格的开始,意义远远大于具体推荐了谁。
    发布者 bellevue - 2005-11-9 16:00

    同意,还好安替没有为外交部工作,否则 ... ... 捏把汗
    发布者 bellevue - 2005-11-10 9:33
    (comment by bingfeng: 这句拍的很巧妙,明贬暗褒)

    还有更多的,自己去看安替的博吧

    建议bellevue别跟安替来这套虚的,不如为他的AEB做点事情,也好体现你的价值.

    ReplyDelete
  83. 不是冲,那叫人话吗?

    ReplyDelete
  84. 这是wozy近期最有价值的一篇文章,支持一下!

    ReplyDelete
  85. 龙的传人 - 午月EnyaSunday, November 13, 2005 1:20:00 PM

    Bellevue, 诚如我所言,无论去到那里生活都没有任何的问题。只不过既然在那里生活就要适应那里的游戏规则。因为那种国家游戏规则是一种长期建立的结果。推翻是不合理的,因为其建立经历的人数之多、花费之大是在推翻后无法重新在短时间建立同样经济体制的。与其让犬国家的人重新陷入犹如文革那样的不堪回首的经历里面,还不如在仔细处提出个人观点以致到社会讨论的层次,再由国家修改游戏规则。这些修改在中国有改革开放后不断地有数不尽的变化,这是不可否认的。同样我对于一些社会现象和人伦道德有着很深切的痛恶,但不能究其个别而把全部人陷入一个轮回的过程里面。在论现金老一辈的共产党员,极大部分很多都是知青参与文革和经历过上山下乡的,他们知道我们所讨论的社会现象,因为我们知道的渠道和他们获取信息的渠道都是一样的,他们很多都是一种悲愤,而悲愤的后面他们有更深的理智,他们不愿意他们下一代的子女再重韬那文革的一种悲哀。没经历过那种苦,不知道那种酸。因此,一味地批判而不去学会体谅,其结果是误会了国家。一味地体谅而不去批判,其结果会纵容国家辜负了人民。指责不要过度,而体谅不要盲目。但两者缺一不可,缺少了其中一方面,就会变成左派和右派。中立的观点将不复存在。

    Calon, 你的分析我看过了,相信你看了我上面说给 Bellevue的话后,可以体谅我不习惯常去批判的原因。谁不想能够过得好,谁不希望手足情深。但是每一个国家政府与其说是国家机器,倒不如说是无法逆转的历史延续。要回头很难的,继续走下去虽然苦点,但总不至于要重新来过。对于人民的保护,没有国家能够完全做到。镇压这个词在英文也同压可以找到,只要有一个词是在外文中需要用一句话来解释而没有词可以套用的,那才是纯中国的东西。美国越战老兵结束越战回国后,本该拿到的一大笔养老金,因为当时战争导致美国经济下调。白宫和老兵们商量过几年再发。老兵相信了。可是过了几年,经济暴跌,老兵们怕养老金拿不到,便到白宫示威静坐,抗议到最后,美国政府还不照样派军队来镇压,开枪打死了多少位美国鞠躬尽瘁的老兵。其他国家的历史我们也要看看,这样才分别得出国家是干什么的,何谓之国家。不去了解各国的历史一味深究中国历史和现状,那是一种血气方刚的表现。只有能分析完整的世界各国的历史,才能有个平坦的心情来讨论。否则,我所说的不被人理会,那我得到的骂是冤的。那和一味地批判的人有什么分别?





    论将帅之先行,非在车草之后,而车草之现行,必须急其所需。

    很老实一句不客气的批评:国之不爱者,何以仁事以礼,无礼而非善道,当属非奸即盗!

    ReplyDelete
  86. 麦克阿瑟开了枪,可是胡佛却下了台。我们呢?

    ReplyDelete
  87. 有个小错误,是一战老兵,不是越战 :P

    我当然承认没有任何政府能够完全保护好它的每一个人民,但也不会因此就把类似镇压的东西看成是必要的恶和可以接受可以理解的合理存在。就算今日的美国是许多人心中民主与自由的楷模,这段镇压的历史也是其抹不去避不开的污点和耻辱。

    当然也许有人会说,美国也做出过这种事情,并不妨碍它发展到今天这样的地步,因此我国如果做出差不多的事情,也可以视情况不要批评过猛。可是问题是,别人是当时没有否认隐瞒和封杀媒体,事后则反省加改正,我们的政府呢?别人的总统最后下台,我们下台的又是谁?只看得见别人犯和自己一样的错误,却看不见别人改正错误的行为,用这样的态度来爱祖国,不是南辕北辙吗?
    我当然理解治理一个像中国这样的国家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但是有许多事情是不能够用这个作借口逃避责任的,有些原则是不能够妥协的,宽容不等于无条件的妥协。直面历史,勇于承认错误,这本应是最重要的品德之一,假如政府认为要做到这些太难,那么我们为什么不用我们的批评使他们觉得不这么做是更困难的事情呢?难道体谅谎言制造者的难处是我国值得保留的传统之一吗?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政府在那次事件中给老兵们的定性是贴上了“共产党和苏联”的标签的,联系当时的国际形势和美国国内经济形势,这是很自然的事情。有的人或许得出结论说,看,人家的政府也耍这种手段,所以我们也不要对我们的政府要求太高。而我所想的恰恰相反,正因为国家有可能利用外敌宣传手段转移视线、控制人心、让民众默许侵犯公民自由权利的事件发生,所以我们更要警惕政府,把别人都拖下水来给自己辩解,只能说明我们的怯懦,而对反思自己毫无意义。
    不要忘了,大萧条时期的美国是有走上法西斯主义道路的危险的,从这次事件中,多多少少可以嗅出一点这种危险的气息。

    最后再说说我和你之间的根本分歧。
    我不是马基雅维利主义者,至少在我们讨论的这个方面不是,目的不是唯一重要的,有时候必须要考虑过程,因为当过程不正确时,很可能那个目的怎么也达不到了。就好像为了追求自由、正义和公平而宣扬无恶不作一样,人们总以为当他们获得了生杀予夺的权力,就能够赐给人们自由、正义和公平,可往往是人性的恶纵容无节制的权力带来更大的恶。
    我并不指望国家一夜之间就达到多么完善的地步,或者推翻重新来过就万事大吉,我只知道,有的路我们必须尝试,有的事情必须勇敢面对,否则的话,以为闭上眼睛捂上耳朵能够平安无事,换来的只会是更多的挫折和弯路。
    所以,你认为可以体谅的,却是我认为必须批评的,还是源于看问题的侧重点不同。
    我不是集体主义者和集权主义者,我不会直接关注整个国家是强大还是衰弱,因为国家是一个抽象的存在,这个国家的人作为公民所得到的待遇,和国家看上去强大与否有时候是一致的,有时候却截然相反,所以我更愿意关注一些原则问题在实际生活中体现得怎么样,我相信遵循这些原则能够更好的反映一国之民的生存状态,我也相信这些从个体入手的原则更有助于国家的进步。
    所以,你所担心的,如国家回到文革的状态,正是我不担心的,因为我认为重要的那些原则,正是对抗文革那种集权加暴民的必要条件--而不是你认为的观点不够中立、误会了国家(哦,你看,文革结束了,原来大家都误会了,其实是让四人帮给骗了呀 (-_-#))等等。

    至于爱国的问题,我想说的是,对我而言,因为活得有尊严而热爱自己国家的那种感情,比因为活在一个强大的国家而热爱它的感情,要持久而深刻得多。有的人认为自己的国家强大,那么自己也便有了尊严,然而我认为那个不叫做尊严,而是在自身无能的情况下还能够自觉凌驾于他人之上的一种虚幻病态的自我安慰心理。尊严来自于爱,而不是他人的恐惧与屈辱,因为被爱而有尊严的人自然会有一股热情去建设和维护他的国家,这种自发的感情要远胜过那些不知所云的所谓爱国主义教育。

    Bellevue 的态度嘛,有时候距离批评太远。如果因为这样的现象存在而降低批评的数量和份量,是不是糊涂了一点?

    最后引用某人的话:“说到国家,或许它只是人类为了使自身的狂妄正当化所捏造的推托之辞罢了。一旦国家成为至高无上的主体,不论多么丑恶、多么卑劣、多么残暴的行为,都将轻易地为人们接受。所有侵略、屠杀、生化战、人体实验的罪孽,都可以一句“这都是为了国家”来解释一切,甚至有时还因而大受赞赏。”
    “国家是由人组成的。没有国家,人照样能生活,但没有人,国家则只是一个空泛名词而已。人和国家,哪个是本?哪个是末?哪个更加重要?不是很清楚了吗?”

    ReplyDelete
  88. 现在是屁股上有痔疮,还要死死地夹紧了装作不知道啊,作为屁股的我们难道不该抗议一下么?到处嚷嚷,别人起码还以为你求医无门而报以同情,讳疾忌医的话,简直是自寻死路--而且前面也说过了,在自己家里有发言权,谁还愿意跑到屋子外面吼啊?

    夫妻吵架,那么关心邻居是不是知道干啥?如果觉得丢脸,先把自己的问题解决了再说,否则天天搞到震天动地,邻居不来管,居委会大妈也会插手了

    ReplyDelete
  89. 我发现wozy这个地方真是个好地方...可以畅所欲言,不敢在我自己的blog写,就在这里写一写了。

    我觉得对现在中国的现状大家认识都应该差不多,关键在于对这种现状的评价和对未来的看法。
    我觉得美国制度的成功之道,就在于每个阶层都或多或少有表达自己利益的渠道,政府作为一个利益的仲裁者在维持整个社会的稳定,不能因为某种势力太大而打破平衡。
    西方国家在19世纪20世纪包括二战以后社会矛盾也很激化,劳资冲突非常严重,但是这些资本主义国家二战后都受到左派思潮的影响,在保障社会各阶层利益方面都作了很多工作,并没有像马克思预言的一样到下。我觉得关键在于他的体制,在不否认人的贪婪本性的同时,通过体制来规范社会中各个阶层的行为,来保证各个阶层的利益,当然这个平衡是一种实力的平衡。
    而在中国并没有这样一种体制,没有平衡会怎么样?最终会走向对抗。
    对于未来我觉得现在的民主派有点纸上谈兵,不能指望中国会像东欧国家一样发生巨变,中国有2/3的农民,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民主为何物,吃不上喝不上起来造反,再建立的还是一个同样不高明的国家。如果说未来有希望,教育是解决之道,很可惜现在的政府对这个并不感兴趣。剩下的一条路就是从上到下的变革,那只能期待中国的戈尔巴乔夫了。
    为什么对政府不满,因为它本来应该作的更好,而现在却为了一党之私利而罔顾12亿人民。为什么不信任它?因为它说了太多的假话却不承认,做了太多的坏事却不认错。这样一个政府有什么威信。当然我承认有好人,但是没有没有办法,他们必须背负他的同类所犯下的罪孽而遭受别人的白眼。
    所以往他们脸上贴金没有必要,他们自己已经贴的够多了。发点牢骚批评几句也没有问题,谁让他有那么些问题,谁让他是人民的公仆。家里不让说,就到外面说,到不让说话的那一天,我们还有自己思考的权利。

    update:以前看一个blogger说:手中的钱是自由的保证。为什么有的人感觉这个社会很美好?因为他们有钱。但是我们要的是每个平民都可以享受的自由。

    ReplyDelete
  90. [...] 当时看到后,有想说点什么的冲动,但是知道非一句两句能说清楚,只好作罢。后来,正好看到wangjianshuo的文章:BBC’s Interview,觉得大致可体现我本人对这类事情的态度,于是把这篇文章的链接在窝子那儿留言。这个留言引发窝子接下来的一篇长文:总要有人告诉这世界另一些真相,窝子自己说这是他的网志至今为止最有价值的文章。那窝子是不是要感谢我,促使你写了这么好的文章。 [...]

    ReplyDelete
  91. 面对西方媒体

    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窝子有一篇文章上了wired,标题是 Confessions of a Dissident (一位持不同政见者的表白)。讲述了他建 blog,与 GFW 斗争的经历。文章后的署名为 Wozy Yin, as told to Adam L. Pe...

    ReplyDelete
  92. Calon, 在你的批判前面加上我的理智,那也許會是很好的方法。只是怕有些人一味地批判,或是過渡的理智。這是兩种極端下最容易被人利用的機會。説到 Bellevue 是個悲憤的人,也該有其可以諒解的我們所不知道的原因。除開他的背景來歷不去深究,那他的過去便是唯一的因由。

    誠如我所說過,有些言論不是不能發,有些自由不是不能給予。

    1、在家庭人數過多的情況下,過度的言論猶如一把把失控的槍。不是怕誰站起來,一家人當然可以慢慢討論。而是怕有些身份不明的人站起來不説話就開槍,那才是要防範的。

    2、在社會經濟太低的情況下,人民容易把生活上的不足發洩到其他的事物上,滿足一時的快感,如暴動中的搶劫掠奪。那一類人群最容易盲目跟隨。國外的那類人群不會盲目跟隨因爲在福利上已經比較完善,心滿意足不會亂來了。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對於言論產生的影響不足以產生暴動,歐美國家也就適當寬容。而法國的暴動由於其他原因導致,其實也反映了言論的殺傷力在福利的保障下是無法使人團結一致的。也就只有在同一種族的利益受到侵害時,才會如此一致。

    3、在國家土地之大的情況下,管理的力度便會相對增強,歐洲很多國家的制度完善和管理水平之高是很多人所羡慕的。而其國境之小,實在是用我們的城市郊區來相比有甚。國家太大暗處更多,管理越複雜,也就失控情況更容易發生,管理力度、控制自由的手段增強理所當然。反對此條者,可以理解,因爲這在管理的深層來闡釋,非悲憤莫名者能清醒理解。

    結論其實很簡單:國之大小,管于增減;人之心數,防于有無。

    ReplyDelete
  93. 实在是不能忍受这种吃人者帮凶的文字,我今天一定要写上几句。

    那位躲在别人名字背后的泛蓝传人,请你不要玷污Enya的名字好吗?如果你读点历史,你应该知道爱尔兰民族是骄傲的民族,是视自由胜过自己的生命的不屈的民族,决不是看到一点蝇头小利就向自己杀戮自己父辈的敌人卑躬曲膝、一转眼又以做“连爷爷”而得意洋洋的宵小鼠辈。Enya的名字,你不配。

    向中国人说教国家和责任感,你更不配。中国人民因为你们祖、父辈的腐败和无能而堕入深渊,这些本来不需要你们负责;中国改革开放后日甚一日的腐败,你们难逃罪责。

    80年代末、90年代初,台湾人民逐渐开始掌握自己的命运、不再受你们少数人统治了,你们爬上中国大陆,教会了中共干部收红包、玩小姐、KTV、泡桑拿,以权谋私、权钱交易(按你们的话叫利益输送),把本来虽然穷还比较淳朴的中国弄得乌烟瘴气,官员腐败不堪,而你们,则找回了你们在台湾政党轮替以后失去的乐土。

    你们在珠海开发区烧死中国的女工,在河南洛阳烧死度圣诞节的游客,都靠着你们和当地官僚的关系,可以蒙混过关,视人民如草芥;你们无法再欺压台湾人民了,倒发现了有十几亿中国人可以供你们做廉价的劳动力!难怪你们鼓吹“爱国”,你们爱的根本不是属于人民的中国,而是帮助你们带来超额利润的腐败的国家机器!难怪你们是自由的敌人,你们知道,自由的中国人民绝对不会接受你们的抄身搜索、超时劳改!

    你们这些台湾人是中国人民的死敌,因为还有一些台湾人是中国人的真正朋友——柏扬、余英时、龙应台,他们了解中国人的苦难,他们告诉了我们自由的价值,他们提醒我们人权高于血统这些统治者的把戏,他们早就提醒我们你们是些什么人——乡愿、帮凶,国民党情治系统,黑社会!台湾人民不接受你们的黑道治国“游戏规则”了,你们又爬上中国来要我们继续做奴隶,天下有这样的道理吗?

    你们低估了中国人的教育程度和从苦难中得到的经验,你们想欺骗中国人,火候还不到家。中国文化你们也没资格谈,中国文化讲“耻”,请问你们和中南海结成利益共同体,屈膝投降,有什么廉耻可言?

    对你们的道德我没有奢望,我只想提醒你们:等到中国人民也掌握了自己的命运,你们在台湾无家可归的丧家犬历史,恐怕还将上演,而且谁也无法保证这一次还能象台湾人民那么宽贷。你们不妨早做准备。在网上用这么拙劣的伎俩行骗什么“国家、民族”是没用的。谁跟你一个国?

    ReplyDelete
  94. 至于这个泛蓝文痞一口一个“老兵们怕养老金拿不到,便到白宫示威静坐,抗议到最后,美国政府还不照样派军队来镇压,开枪打死了多少位美国鞠躬尽瘁的老兵”,真是卑鄙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文痞收了贪官政权多少人民币来造这样卑劣的谣?这跟中国土生土长的5毛贴作者bingfeng 对美国人说六4杀得好有什么分别?

    泛蓝文痞利用这段历史不出名而造谣说“多少老兵”,事实是有两名老兵被警察(不是军队)误杀。镇压起因是警察肃清老兵们占领的政府建筑物时,警察局长格拉斯福被砖块砸中,引起混战。结果6名警察受伤,两名老兵被子弹打死。特区专员把这次事件描述为“严重的骚乱”,警察已经不能控制,要求总统动用联邦军队来恢复秩序。于是胡佛动用了军队。清场时没有开枪,没有人在清场时被射杀,但有一名婴儿死于催泪弹。

    ReplyDelete
  95. 转贴:1932年事件始末

    美国的退伍军人补贴金事件已经过去73年了,对这个事件的基本事实,伤亡情况,已经没有太大的争议。下面我们就根据权威的百科全书以及有线电视历史频道的资料,为大家简单地回顾美国政府开枪驱散请愿老兵的经过。

    老兵索薪,露营首都

    参加第一次大战的美国军人,每天除了可以得到一美元的军饷之外,美国政府还答应给他们额外25美分做为海外生活补助金。

    可是战后,美国政府囊中羞涩,无法向参战军人支付这笔巨额补贴金费用,因此美国国会决定先欠债,20年后,也就是1945年,连本带息,以现金的形式,一次付清。

    问题在于美国30年代发生经济大萧条,全国有三分之一的人失业,很多退伍老兵生活困难,因此老兵要求美国政府立即支付这笔补偿金,而不要等到1945年。

    1932年6月17日,来自美国各地约一万两千到两万名失业的退伍军人,在美国国会大厦前集会,向国会施加压力。老兵们的诉求也得到了一些国会议员的支持。

    德克萨斯州众议员约翰.莱特.帕特曼提出提前向老兵支付福利补助金的议案在众议院获得通过,大大鼓舞了参加抗议示威活动的退伍军人的情绪。

    示威民众在与美国国会一河之隔的安那柯斯提区搭起帐篷,希望以这种做法对国会施加压力,让国会修改法律并立刻支付所欠的薪金。

    不过,众议院通过的法律被参议院否决,而参院同意支付请愿者回家的路费。有些老兵领取了回程的火车票,有的领取了汽油和其他物资,但是大部份老兵因为没有达到目的而继续坚持示威。

    警民冲突,误杀两人

    1932年7月28号,当华盛顿警方试图驱赶他们时,请愿群众和华盛顿警方发生了冲突,示威者用砖头砸伤警察,两名警察的脑袋被砸,受了重伤。

    一个没有经验的警察慌乱中开枪打死了两个退伍军人。官民对立情绪一下子高涨。愤怒的请愿者开始攻击警方,打伤了数名警察。

    军队进城,争议至今

    华盛顿警察当局没有和民众继续冲突,而是向后撤退,并且向当时的胡佛总统报告说,已经无法维持秩序,于是总统下令联邦军队进驻华府,驱散示威民众。

    值得指出的是,美国1878年通过的Posse Comitatus法规定,美国军队在任何情况下不能用于在美国国内执法。胡佛总统的做法,至今仍然是有争议的。

    在9/11以后,一些美国国会议员曾经要求修改这条法律。在最近卡特琳娜飓风袭击新奥尔良的时候,美国政府迟迟不敢动用军队救灾,也是顾虑美国的这一条法律。

    美军清场未开枪

    再回到美国军队开进华盛顿的话题上来。在麦克阿瑟将军指挥下,巴顿率领佩有瓦斯面罩、刺刀及军刀的联邦军队沿华盛顿宾夕法尼亚大道前进,一路通过投掷催泪弹以及用推搡和步枪上的刺刀等冷兵器驱散阻挡士兵前进的请愿者。

    当晚稍后,巴顿及联邦军队开始清理安那柯斯提区内的帐篷,这里也是示威者的总部.有些帐篷或小屋在清除过程中被焚毁。到了第二天早上,大部份请愿者都离开了首都。整个清场过程中,美国军队没有向抗议示威民众开枪。

    死者很少伤者多

    在整个驱散举行示威的退伍军人的事件中各方伤亡情况是:

    退伍军人死亡两人,为华盛顿警方误杀,他们分别是威廉.赫西卡(William Hushka)和埃里克.卡尔森Eric Carlson。另外,有一名退伍军人的妻子流产,有一名11周的婴儿由于暴露在催泪瓦斯中窒息而死,一名11岁的男孩因催泪瓦斯伤害导致部份失明,一名旁观者肩部受伤,一名退伍军人的耳朵被骑兵军刀割伤,一名退伍军人的臀部被联邦军人的刺刀刺伤。

    在政府方面,有两个警察头部被砖块砸成骨裂,伤势严重;至少12名警察被退伍军人打伤。

    在民众方面,有超过一千名的男女,包括儿童、记者、华盛顿居民和救护车司机暴露于催泪瓦斯中,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其中也有警察。

    李敖先生在北大演讲的时候,提到美国联邦军队在驱散示威民众过程中的死亡人数时说,“多少人死掉了”。实际上,根据美国公开出版的百科全书、记录片、历史书、回忆录等,真实情况是好多人受了伤,但是举行抗议示威的退伍军人只有两人死亡,而且他们不是死于美国军队,而是被华盛顿的警察误杀。

    ReplyDelete
  96. [...] 窝子网志|WozLog ? 总要有人告诉这世界另一些真相 Quote: 看到“不舒服”的评论和王建硕的那篇文章之后,我觉得这是一些很典型的涉及如何看待国外对中国报道的态度问题,在这上面我个人的观点和这类心态是截然相反的。针对这种分歧,我觉得有必要把自己的观点阐述清楚,所以有了下面这些文字。 BlogMarks tags: blogosphere [...]

    ReplyDelete
  97. Bellevue,

    你那麽激動幹什麽?

    你人身攻擊我做什麽?

    一直都是圍繞歷史和國家管理該如何進行來大家坐下談話。

    你捉到個小小的馬腳就站起來破口大駡。

    一段美國歷史的隨便說說就能把你引出來,你也太讓我失望了。

    如果你是要分明立場搞對立,那和美囯在其他國家使用的分裂手段沒有區別。

    如果你是要國家變好的話,大家坐下來談。

    找一個小理由就破口大駡,這種小手段在我眼裏説破了,只會讓旁人看你像兒戲!

    你的自負,你的自我,你的自私,個個都在看著你演戲。

    我還是在台下為你鼓掌。

    希望你要是真的有心去改變一些不好的狀況,無論那邊的人都該坐在一起。

    我說過,什麽藍、綠都是為自己利益而產生的。

    假如兩邊的思想能相互融合,那才是正道。我說過,沒有一方面的觀點是完全的正道。只有所有人的觀點集中起來的融合才是民族。

    Bellevue, 你要是想用一大堆駡人的話激起我不理智的怒火你就錯了,你要是以爲你侮辱我有沒有資格使用Enya那個名字能勾起我心裏面的怒火那就錯了。

    你忘記了在這個年代裏面,已經有了一群很理智和很中立地看藍綠雙方吵鬧的青年,我們已經有了一群人,不爲了爭吵不爲了戰爭和利益去指責自己人的群體。

    我們很清楚的重力有時候就是爲了看看誰是煽風點火的人,而隨意挑一方來作爲立場。

    Bellevue,你的激動有你背後的原因,我們並不知道是什麽,假如你不能和其他人一樣爲了民族和國家的將來而努力,無法平靜研討錯誤與對策,只是一味挑撥和破壞並進行人生攻擊。那我們可以告訴你一樣事情,我們是除草的人,不介意讓外來的破壞者破壞我們居住的家園,無論是外來還是内在的,我們都希望他們和他們背後的背景成爲歷史!

    而在街上找架打的人,街坊相信會很開心有警察把他們帶走。這就是合理與不合理的所在。並非人不人權的問題!

    Bellevue,在我沒有攻擊你的情況下,只想和你討論一下如何囯治民生,卻得到你的人身攻擊如此之多與重,別人如何去看你我暫且不說,你的理智埋沒在何種利益之上我倒是想且一問明白?!

    ReplyDelete
  98. 殺幾個人和殺幾十個人要是有區別那就僅是在數量上,而不是在道義上!

    軍隊用來鎮壓和用來救災是不同的性質,所以軍隊的派遣也有先後之分。違不違反法律那時候人來證明。救不救民,那才是當權者仁不仁道之治。若是用軍隊救災能避免更多的無辜,那違反了法律下了台,恐怕對得起天地良心;若是怕下了台利益受損,而用歷史來掩飾自己的懦弱與虛僞,這布什大總統那毫不把人命放在眼裏的狗良心可是全世界共知的黑!

    暴亂的時候,任何國家都會動用到軍隊,那是與法律無關的危機。要是警察的裝備規模達到軍隊的水平,那法律禁用軍隊的條文將變成空文,這就是法律的空子!!!

    多的不說,誰要罵,我倒是還想看看有多狠!

    ReplyDelete
  99. 在道义上更是天差地别。一个是被华盛顿警察的流弹误伤,一个是被坦克上的士兵 indiscriminately 扫射谋杀!你懂不懂什么是 indiscriminately ?

    你这种台湾人渣,我还真不屑于一骂!你被两边的人民都唾弃,不过是一条丧家之犬,你到中国的论坛上洒什么泼、打什么滚?

    ReplyDelete
  100. 希望大家能够尽量在平和的气氛中讨论:)

    ReplyDelete
  101. [...] 起因是一個上海的blogger在wired上的一篇不同政見者的表白,引起了一些激烈讨论。请看縂有人要告訴世界另一些真相 [...]

    ReplyDelete
  102. 窝子你好,从桑林之那里潜水过来。
    你这个也太高级了,想背后说点啥也不行。笑。

    ReplyDelete
  103. 坦克上的人在哪裏?這些情況的照片應該有很多的,你給點來看看!

    要使軍隊這樣做,還會有坦克和軍車被焚燒?在中國,平民可是沒有武器去攻佔這些重型裝甲的!

    另外,你愛囯嗎?

    ReplyDelete
  104. 没有一个中国人需要一个台湾丧家犬来教导爱国。收起你这一套吧,告诉你吧,骗术用得太多,会失灵的。

    ReplyDelete
  105. 一个人为了从极权政府分得一杯羹,居然会这样不顾历史事实,这跟篡改教科书否定大屠杀的人,又有什么两样?你以为我没有照片,你就可以抵赖史实?我同样没有228大屠杀照片、南京大屠杀照片,难道你可以抵赖这些史实吗?

    ReplyDelete
  106. 歷史並不是你一個人的見解。歷史是誰對誰錯本來就不需要證明和去改變。日本人愛國所以不承認南京大屠殺那是站在他們自己的立場,而對被屠殺的人和後裔來説是錯。
    而你身為中國人不為囯之振強而提出和平的建議,一味的嚷嚷,詞語的不文明,人身的攻擊,理論的歪導,真不明白你狂叫什麽?
    一起討論,你的態度如此不可理喻,是不是你才是想搞動蕩的人?
    問你愛不愛囯,你都這種態度。
    那就先當作你是愛國的,你愛囯的方式是什麽?
    動亂,暴動、起義是你解決抗爭問題的方式?
    你的自由是無可以限制?
    你知不知道無限制的自由是怎樣的概念?
    那就允許人與人之間的互相殘殺。
    你追求你的自由的同時,麻煩你想一想個人主義的後果!
    囯之憤青,情何以堪!

    ReplyDelete
  107. 中国国民党的残渣余孽,其不通、悖谬、洗脑后之不可救药竟至于此,亡党亡国,亦不足奇了。闻者应释然。

    ReplyDelete
  108. enya,

    真搞不懂你跟这种人讨论什么!他根本就不是一个可以进行理性对话的人

    ReplyDelete
  109. bingfeng

    谢谢你的话。但我以为:

    救一个人如同救一个国。总不能把他放弃掉吧?!

    不可否认有的人会不理会他,但他的愤世也有他过去的原因和现在的原因。

    过去的原因是历史造就的,让他释怀是好事情。

    现在的原因是名利造就的,让他任流不是好事。

    国共两党甚至其余政党的人应该相互融合,而不是互相对骂。那样于国于民都不利。

    而挑起这种争执的还有更多外来的势力,这更是我们需要防范的。

    ReplyDelete
  110. 为什么至此,您仍要骂?

    为什么至此,我还看不到你能说点于国于民有用的建议?

    要是你的骂能挑起中华民族间的仇恨,那是错的,我们没有你想得那么不理智。

    要是你的怨恨由历史所造就,你为何不能多点释怀?

    要是你因为怨恨已经离开了这个国家,你就该忘记她了。

    恩怨情仇于你的言语中已经所剩无几。。。

    ReplyDelete
  111. 我觉得这个enya是大陆人冒充的,台湾应该不会有这种SB吧。

    ReplyDelete
  112. 好好的文章,讨论成这样了

    ReplyDelete
  113. william: 应该是不会猜错的。大陆这一边的,不管是FQ也好、一时受蒙蔽也好、别有用心写50分贴也好,形式逻辑总还是讲的,说话也不会前言不搭后语。

    ReplyDelete
  114. [...] 公民的信息、言论、出版自由依法得到保障。……2004年,国家制定了一系列法规规章,进一步完善国家的新闻出版制度,保障公民更好地行使出版自由的权利。 中国城市环境污染不是由汽车造成的,而是由自行车造成的。 伪环保 我甚至不会用这药来喂狗。 “稳定压倒一切”- 一切压倒为稳定,小民们已经倒背如流了。 中国又诞生了一个新兴职业--网络枪手 他给专家提供的解释是,金伦油神奇的反应过程和陈景润先生毕生研究的1+1≠2道理一样,虽然有违常规,结果却是真实的。 我们更愿意说那些我们内心并不相信的话,通过”表态”换取安全;我们更愿意在别人的苦难面前闭上自己的眼睛,因为否则就可能轮到自己;我们不信任别人,别人常常意味着一个庞大而无形的巨网的一个网结;我们不相信自己,不相信自己能够有勇气和智慧听从内心召唤,堂堂正正做人。 他们不是数字,他们是生命。我们都欠他们每个人一个完整的讣告。 根据经验,中国判断洪水灾情严重程度有以下几个指标∶——中国主要领导人的介入程度;——中国媒介的报导频繁度;——对特大城市的威胁;——对交通线路和其他重要基础设施的威胁;——而实际的受灾程度,特别是灾害造成的死伤人数并不是最重要的指标。 让阎世铎去美国,丫口号喊得肯定比现在漂亮 官員們假裝民眾不知道官員在說謊,民眾則假裝官員沒有在說謊,大家配合默契,合作愉快。 早上: 一個八年來人盡可夫的淫婦,走出來高聲宣揚要繼續人盡可夫;下午:一個男人高聲要求早已不是處女的女朋(友)將初夜給他。 在整个事情发生的全过程中,区、镇各级各部门都是严格依法依规进行的,切实保障村民的民主权利。…在这两次执法过程中,有关部门都是依法进行,文明执法,并没有发现任何干警打人等境外媒体所谓的“暴力、血腥行为”。 这个时代,人们最不爱听的就是真话,相反,假话就比较招人喜欢,但最爱听的,应该是貌似真话的假话。 我们海南的台风,报纸只是报过有台风。都没报过损失房屋呀树木的。。。我们那里从来没有“损失”过,哪来的赈灾? 慈善不是这种游戏,慈善是一件很严肃的事 至少,美国在我们心目中已经没落了。 新闻审查就是抢劫你,强奸你,把你往死里打,还硬捂着你的嘴,不让你喊救命。这种行径比一些强奸犯还没有人性 美国这个世界警察,又不是我们的好朋友,就是要这样给他们添点乱,何苦用舆论监督去帮他们?这种稀缺的好东西,我们自己都不舍得多用,凭空给了他们,太可惜了。 中国目前是世界上言论、出版自由最充分的国家之一,外界关于中国新闻、言论、出版方面的某些议论是毫无根据的。 孔子说,祭如在,祭神如神在。今年这样的祭孔,孔子似乎不在。 白皮书指出,中国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使占世界约五分之一人口的这个东方大国的人民,在自己的国家和社会生活中当家作主,享有广泛的民主权利,这是对人类政治文明发展的重大贡献。 我们的教育,不是一个能培养出道德高尚的人的教育,而是刚好相反。 田刚丘成桐事件 中国人并不缺乏异想天开的“创新”,更不缺乏对离经叛道观点的宽容, 否则,形形色色的伪科学、浮夸虚假的学术腐败也不会泛滥成灾。我们最为缺乏的,是脚踏实地的实证精神,不仅搞科研如此,写时评也如此。 律师所搬迁没有更改地址,非法为非本所律师提供办案手续 自2005年11月22日中午12时起,对市区市政供水管网设施进行全面检修并临时停止供水 直接接管本地媒体的编辑室,炒掉那些敢于报道负面新闻的家伙,派驻御用新闻人。我相信,广州的犯罪率马上就会大幅下降,”正义”就会骤然降临羊城大地。 黑社会终于也可以数字化管理了,黄仁宇该泉下欣慰了。 他不但在治国治党的理论和实践上都颇有建树,而且在繁忙的国事活动中,尚能赋诗赏乐,堪为文坛仕林和学界百姓所称颂,其儒雅方正的领袖风范、学者风范由此可见。 我们二院我可以说就是一所人民的医院、一所农民的医院,要用过去的话来讲,就是一所贫下中农的医院 所以,妈的,下次要瞒得好一点 几天后,中国将没有人再谈论这个化学事故。直到下一场灾难发生。 然后中南海那帮牛人又会借着春节向各国人呐喊:同志们,给我顶住!我们就要繁荣了. 一部中国现当代史证明,只有当知识分子跟着共产党走、成为工人阶级组成部分、与人民大众打成一片时,知识分子才能充分显示自己的才华,才有崇高的历史地位和社会地位。 区区几百块钱,重重地压在记者的身上,叫记者太沉重。 在现场十分紧急的情况下,执法干警被迫鸣枪警告。由于当时天色已黑,现场非常混乱,造成误死误伤。 严正澄清:因为风向,无法用催泪弹驱散要求退还票款的《无极》观众,所以,达达达达达…… 这些地铁家属就义不容辞地担负起地铁义务安全员的重要职责。 你说这老外多累啊,辛辛苦苦把最好的东西都拿来中国,自己留着破烂玩意用,这哪是来中国挣钱阿,这是来中国进贡阿。 此后,他在BBS上完全变了一个人,对不少问题都进行深入分析和思考,发表了一篇篇有深度的帖子,深受网友好评。 热泪盈眶!用汉澳!感觉真棒。 中国的决策者、投资者和经济学家们,一夜之间突然发现,中国经济整体规模比以前认识的大了两成左右,而且,中国经济结构并不像原来想象的那样畸形。 药是他在北京天安门附近的一个厕所里挂在挂钩上的一个蓝色的包里拣的 快来看:网易抽自己的脸! 中国教育的改革与发展取得伟大的成功。 [...]

    ReplyDelete
  115. 不好意思,窝子先生.我非常喜欢你的这篇文章,把你推荐到了几的地方,希望你不要见怪

    ReplyDelete
  116. 没关系,这只是一篇旧文,只要推荐或转载的时候署名和注明出处链接即可。

    ReplyDelete